第六百三十九章 去东林书院!司礼监最新章节

第六百三十九章 去东林书院!司礼监最新章节

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不消说,魏公公在外头还有人手潜着。 一想也是,狡兔三窟,魏公公这么个怕死的人,能这么老实呆在一处,不在附近伏后手?若不然,真叫人堵得结实了,他老人家想跳粪坑,也得看人无锡县答不答应呢。

那茅房,这会很挤了。 小户型,通风不好,空间也不敞亮。

潜在外头的是直属亲兵营的讯兵,都是原先的辽东马匪,汉人、朝鲜人、女真人、蒙古人都有,这帮子马匪叫他们干正规军打仗可能不行,但要叫他们单独行动,传个命令什么的,却个个是好手。

无它,艺高人胆大。

同留守京城办事处的讯兵一样,亲兵营的讯兵也是两人一组,平时都是便装,吃住也是单独,看上去和百姓没有什么两样。

他们的装备除了马,弩箭,就是信号弹。

明朝的正规军叫那信号弹为发烟剂,魏公公肯定看不上这么土包子的名称,所以于部下说这就是联络用的信号弹。

离京前,他可是特意从锦衣卫南镇还有宋青阳处买了一批发烟剂,尔后叫那兵仗局搭卖的火器匠人根据烟花的原理改制了下,使得发烟剂成为名符其实的信号弹。

信号弹腾空之后,分有三色。 分别是红、黄、蓝。

根据信号灯原理,魏公公给定的规矩是蓝弹升天,乃告知有危险,但不急迫,然诸部须马上准备并警戒,随时出发。 黄弹上天,则意危险加深,敌人已经不远,各部见号即向发讯处聚集。

红弹上天,则是十万火急。

这三弹是魏公公编定手册下发的明示联络讯号,普通军士就是不识字,也得叫他们知道天空升起的讯号颜色是什么意思。

但另有一信号,则是标总以上军官才能知的。 魏公公管那叫冲天火龙炮。

别看名称起的响亮,实则就是民间所用的花炮,四十响,炸了之后升上天各色都有。 冲天火龙炮要是升了天,没别的意思,就一个——咱家危矣,马上就要咯屁了,你们快来救咱家!…要是实在救不得,尔等就自寻个活路逃命去吧。 这也是取生的伟大,死的灿烂之意。

于漫天烟火中,魏公公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还有什么不能瞑目的呢。

当然,不到最后时刻,魏公公是断然不发冲天火龙炮的。 他老人家还想做个千年王八呢。 其实,即便经过改装,但这信号弹效果也有限,尤其是白天用的话,目视范围最多不过三里地,还须视力极好才能分辨颜色。

但用于夜间,却是效果显著,较之白天至少范围扩大一倍。

鲜艳而瞩目,外加剌耳,除了瞎子和聋子,任谁也能瞧得见。

当然,魏公公是个保守的人,他不敢将讯号只寄于军士目力,故而又想出这拉力传讯法。

三里设一组,组组相传,跟那前世奥运火炬般一步一个脚印,如此,必能确保部下们能及时收令。

第一发蓝弹是魏公公亲手打的,“嗖”的一声,钻天龙火箭般腾空而起,然后在半空中炸响。 不到三个呼吸间,远处相继又腾空两弹,如夜空中最闪亮的星。 别说,县前街的人群真叫这“火花”给唬住了,所有人都抬头望天,一个个都是不明就里。 魏公公就是希望他们不明就里,当里,如果这些个百姓能够不明觉厉就更好了。

这蓝弹,既是唬人,又不是唬人。 内中真实意味是警告。 魏公公从梯子上接过小田递来的一枚小红旗,然后用力插在墙上砖缝隙中。 这是第一次警告,也是第一次机会。 于公于私,于情于理,魏公公都是一个爱民如子的好公公。

………与此同时,无锡城外十数里一条不知名河湾处的浅滩树林中,两名一直盯着远处县城看的讯兵神情一动,然后同样的蓝色讯号弹从他们手中打出。

“百户,蓝色信号!”“准备!”伴随着马队营总、魏公公亲封百户郑铎的一声令下,三百余歇身林中的马队将士从地上一跃而起,快速奔向林边的座骑。

负责管马、养马的原太仆寺肃宁马厂的马工们,则齐致退到一边。

郑铎拍拍屁股,叼着一根草叶缓步来到道中,却没有下令全营上马奔赴县城,而是在等待什么。 “百户?”因管马有功而被魏公公特意委为马队代标总的赵明疑惑的看着。 “不急!”郑铎神态平静,魏公公那只打出蓝弹,说明事情还没到严重程度。 运河离马队所在隔的也不远,曹文耀、伍福铭、郭大风三个营官都已经来到了岸上。

而原先就驻扎在河边的亲卫营众标总也都恭身在那了。 “好端端的,打什么信号咧?”七舅姥爷睡得可迷糊着呢,大半夜的外甥孙搞什么鬼,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曹文耀和伍福铭看了眼这位魏公公的长辈,苦笑摇头:这位可真不是吃军伍饭的。 “城中看样子有事。

”伍福铭盯着远方的夜空看了会,实在是有些纳闷。

江南之地,能有什么事生。

“无事不会发讯号。 ”曹文耀没有多想,马上传令召集,约一刻钟后,步军左右二营集结完毕,辎重营那边却有些磨蹭,大致才集结了一个标人马。 行动最快的是亲卫营的两个标,他们早已集结完毕,这会都在忙着检查药子和引绳。 曹文耀扫了眼这些个辽东降倭,虽然骨子里瞧不起倭人,但这些倭人对于火器的使用熟练程度较之普通大明官兵要强得多。

伍福铭暗骂那郭大风治军不利,与曹文耀商量是否由他二人先领兵进城。

正议着,有军士来报,东南天际有红色信号。 “百户,红色信号!”赵明指着三里外的天空惊道。 郑铎吐出口中草叶,喝喊一声:“上马!”很快,马队将士全部翻身上马,下面自有马工将早已制好的火把递给了他们。

瞬间,一条火龙诞生。 “去东林书院!”郑铎一勒缰绳,扬鞭一甩,战马嘶鸣一声撒蹄向前方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