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人生》的五味杂陈

人生漫长但紧要处只有那么几步。 关于高加林,作者说他的悲剧是他自己一手造成的,因为他违背了生活原则。 现实是不能以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一个人应该有理想,甚至应该有幻想,但千万不能抛开现实,去盲目追求实际得不到的东西高加林走过的那短暂又曲折的道路,是他以自己的意志,渴望,才华铺就的,但扎在黄土里的根注定了那个时代农村年轻人的命运。

高加林身上是具有反抗精神的。

他渴望除去满身黄尘,融入到拥有现代文明的城市,这是他对命运的反抗。 当和巧珍的密爱被人发现传得满村风雨时,他和巧珍穿着最时兴的衣服,梳着最好看的头发并肩出现在村口,表面上看是高加林任性而为,但仔细想想这何尝不是对以刘立本为代表的农村道德力量的反抗。

有人说高加林忘恩负义,负了巧珍纯净的情,全心全意的爱。 可是他从未忘记巧珍,他把她放在内心最柔软的地方,想起她心就如同被撕裂般疼痛。 结局的最后加林跪倒在德顺爷爷的面前,声泪俱下地忏悔我本来已经得到金子了,但我像土疙瘩一样的扔掉了。 我想去死,看到这里我想很多人也许会选择原谅加林的背弃。

一方面是因为是他全心全意,真情实意地对待过这份纯粹的爱情,另一方面是因为有过感同身受,懂得那份渴望挣脱大山牢笼的倔强。

无数个月夜高加林站在村口那棵老槐树下眺望远方的灯火时,我也和他一样内心隐隐作痛,突然记得几年前我也和他一样,站在家门口怔怔地望着那条夹在两山之间的狭窄小路,或者站在高中教学楼五楼眺望县城的万家灯火,偷偷地把眼角擦拭。 所以,看到这样的高加林,我只想大声告诉他走吧,远走高飞,去更大的天地施展你的才华吧!换一个时代来解读高加林的爱情,无论是加林与巧珍,还是亚萍与加林,他们的爱情始终是不对等的。 巧珍和加林是精神灵魂的不对等。 巧珍是斗字不识的农村姑娘,她有如白杨树般苗条婀娜的身段,有生动温柔的脸庞,也有如金子般的内心,可是有些缺憾是无法弥补的,有些沟壑是不可跨越的。 加林是吹拉弹唱,读写书画样样精通的文艺青年生活除了财米油盐,有时也需要风花雪月来润色生活。 小说里有两个片段,一个是加林和亚萍坐在借阅室的长椅上从国内报纸谈到国际大事,从诗词谈到文章,从阳光正炽谈到夕阳西斜。

另一个片段是巧珍从十里外的高家村风尘仆仆地赶到县委大院,唯一能和加林说一说的只有你家的母猪又下了小崽。

加林和亚萍的不对等,是经济基础和社会地位造就的。

任凭加林才华横溢,但始终改变不了他是农民的儿子的属性和家贫产薄的窘困,亚萍是干部的女儿,富裕的家庭环境,骄横任性的个性绝不可能让她抛弃一切成为农民的妻子,甚至承认加林的农民身份。

在中国的伦理道德下,门当户对似乎无论在那个时代都难以超越。 经历了一场短暂而又如梦似幻的美梦之后,加林回到了那方养育他的山川土地。

小说的最后有一篇解题:高加林走过的短暂曲折的路,其实是一场精神寄托之旅。 随着改革开放,中国社会发生着巨大的变化,现代文明之风吹入闭塞落后的农村,吸引这农村的青年人去寻求,探索,融入现代文明。

加林最终回归了土地,其实也表现了那个时代农村青年的迷茫与困惑,最终只有土地能抚慰受伤的心灵。 巧珍虽一字不识,但她美丽,善良,热爱劳动,拥有金子般纯净的内心。

她温柔又坚决,爱情给予了这个女子无穷无尽的力量,赋予了她生动与温柔。

张克南,如果说加林是血性又赋有浪漫主义的男主角,那克南一定是令读者动容的深情男二。

加林的爱热烈浪漫,克南的爱沉静令人安心。 亚萍递上断绝关系的决绝信,他心如刀割,但最终所有的悲伤,愤怒的发泄对象只是院子里那节腐朽的榆木桩。 亚萍爱加林,爱他的果断,决绝,血性,满溢的才华,但克南沉静,不够刚强,也没有敏捷的才思。 当克南的母亲揭发加林走后门的时,克南的那番吼叫小说的最后加林虽回归乡土,但每一个人都不能保证在急剧变化的社会里,加林是否会再次来到城市。 巧珍,最后也嫁作他人妇,我们有理由相信借着她的善良,勤劳未来的日子定会有滋有味,有声有色。 克南和亚萍将会何去何从?让一切都交给时间吧。

品《人生》的五味杂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