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世子真香日常一个胖梨病娇世子真香日常萧乐宁邵煜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免费小说阅读软件

病娇世子真香日常一个胖梨病娇世子真香日常萧乐宁邵煜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免费小说阅读软件

读书简介  故事递提供一个胖梨大神最新作品《病娇世子真香日常》新书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病娇世子真香日常最新,病娇世子真香日常无弹窗,《病娇世子真香日常》是由一个胖梨原创所著,主角叫萧乐宁邵煜,讲述了偏执占有欲超强宁国公世子邵煜×软和奶凶旺夫锦鲤相国娇女萧乐宁之间的故事,萧乐宁,相国之女,地位尊贵,一朝嫁给大燕朝有名的偏执阴鸷狂邵煜,一门心思想和离。

她打听到邵煜最厌恶整日流泪的柔弱女子,费尽心思地做戏惹他厌烦,然而后来:萧乐宁哭唧唧地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唇:说好的最讨厌动不动就哭的柔弱女子呢?邵煜眸子暴戾:只要是你,化成灰我都喜欢!冷漠?禁欲?萧乐宁委屈巴巴:都是骗人的!继母:说好的克夫呢!怎么这两个日子过得越发顺风顺水?!!免费阅读  一眼底凝着漆黑阴云的男子拧着笑缓缓走了过来,森然目光落在那只提着兔子灯笼的白嫩小手上闪烁一瞬,恍然变得柔和。   “宁、宁国公世子……”柯妙一见那张脸,方才嚣张蛮横的气势立时便如被风吹散的云烟般,消失的不见一丝踪影。

  萧乐宁抿着唇,往宋长岚身后躲了躲,裹在厚重斗篷中的身子瑟瑟的。

  “诺诺,你想如何处置她”低笑声响起,萧乐宁抬头,虽是隔着帷帽看不真切,但那眸中的阴鸷却分外清晰。   “……不过是女子间的玩笑。 ”萧乐宁垂头,声音轻轻,脑海中止不住地想起那被拔了舌头的任婆子的惨状,不禁遍体生寒。   “听不见”邵煜淡淡扫了一眼呆滞发抖的柯妙,“诺诺让你走呢。 ”  “是、是……”柯妙吓的浑身打着颤,说话都带上了几丝哭腔,“多谢萧二姑娘……多谢萧二姑娘……”  惊恐声音渐远,萧乐宁悄悄扫了一眼身边立着的男子,全然没了兴致:太不自在了些……  一阵冷风拂过,吹起蒙在她面前薄如蝉翼的轻纱,如玉娇颜恍然一露,映着温润灯光更显惑人姝色,周围三两人群皆看痴了去,发出阵阵惊艳赞叹。

  邵煜面色一沉,抬手便捉住那肆意轻扬的薄纱挡在她身侧。

  阴戾眸子近在眼前,萧乐宁陡然一颤,唇色也白了白。

  邵煜定定地看着她躲闪不定的眸子以及僵直的脊背,咧了咧唇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  “世子慢走。 ”萧乐宁忙不迭地行了一礼,轻柔语调扬着一丝雀跃。

  邵煜眉头微挑,轻哂一声负手离去。   萧乐宁瞧着人走远了,悬着的心肝儿这才放了下来。

  “你很怕他”  “怎么不怕整个大燕都算上,见了他不腿软的人一只手就能数过来了。 ”萧乐宁缓缓一叹,自觉前路漫漫,分外迷茫。

  “那你为何要嫁”宋长岚不懂,明亮眸子满是不解。

  萧乐宁捏了捏灯笼上的兔子耳朵,轻声道:“我若是不嫁给他,便要嫁给燕诤……他总比伪君子强一些。 ”  二人低语说笑,丝毫没发觉那隐在暗处的阴戾男人。   邵煜默默跟在后头,心中郁郁不快:竟只比燕诤强了一点  “瞧见那穿着月白马面裙的小娘子没有啧啧,这身段儿,再长开些,必定是个勾魂摄骨的。 ”那眼下乌青、脚步虚浮无力的锦袍男子紧紧盯着萧乐宁,面上浮出一抹笑来,“若是能尝尝那滋味儿……”  邵煜抬了抬眸子,声音凝着戾气:“一月,去把他眼睛挖了当作响炮玩罢。

”  “是。 ”  跟在他身后的黑衣男子应了一声,面无表情地走了过去。

  邵煜冷着眸子,一步不错地跟在萧乐宁身后,垂在身侧的手越握越紧,泛着浓重的青白之色。   “诶这是什么”萧乐宁看着旁边摊铺上摆的整整齐齐的小罐子,眼中满是好奇。

  “好似是香料。 ”  萧乐宁兴致勃勃地走近,操着一口磕磕绊绊中原话的异域男子热情地招呼着:“姑娘喜欢什么香花香果香还是木香”  “我随便看看。 ”萧乐宁温软地答了一句,随手拿起一个雕工精致的绿色玉瓶,还未拔出木塞,她便嗅到一股极其清澈怡人的味道。   “这是丝柏露,是从丝柏中提取出来的。 ”小贩笑呵呵地介绍着,“对身体好呢!”  清新的木质香气四溢,萧乐宁陡然想到了邵煜身上的那股子清冽香气。 她微微垂眸,握着丝柏露的手缓缓收紧。   帷帽轻纱碍事,她随手掀开一丝缝隙,专心致志地闻着香,丝毫没留意到身后一双狭长眼眸暗涌丛生。

  “姑娘,闻多了头晕,您明日再来也是一样的。

”小贩笑吟吟地劝了一句,手上还碾着一种紫色的不知名香料。   萧乐宁看着满摊精致的瓶瓶罐罐,幽幽一叹:今后我怕是没这个机会了……  “把你这所有的香料都给我包一份吧。 ”  软甜声音响起,小贩惊的动作一顿,立时眉开眼笑地点点头:“哎!姑娘稍等一会儿!”  萧乐宁弯了弯眉眼,垂头看向自己手中的绿色玉瓶轻声道:“将这个包得精致一些。

”  “哎!”小贩痛快地应着,随手摸出一个素白的锦盒将丝柏露放了进去。   萧乐宁亲自将那锦盒收入袖中,眉目盈着温软笑意:便当做谢礼送他吧……  月儿渐沉,天色愈晚,萧乐宁望着另半边还未来得及看上一看的街市抿了抿唇。   “时辰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萧乐宁轻声细语,虽是不舍但仍是缓缓道:“祖母会担心的。 ”  “那我送你回去。

”宋长岚有些不舍。

  “不劳烦郡主了,我送诺诺回去。

”  一道阴冷声音从身后陡然响起,吓得萧乐宁立时就出了一身冷汗。

  “世子、世子怎么还在……”  娇娇怯怯的温软声音轻轻发颤儿,邵煜舔了舔唇角,望着遮在她面前的雪白轻纱好似看到了那双盈着水光的漆黑眼眸。

  邵煜喉咙一紧,轻咳一声:“路过。

”  宋长岚看了看沉默寡言的萧乐宁,又偏头瞧了瞧眸子深沉的邵煜,略一沉吟道:“我顺路,一起送罢。 ”  说着,便走在前头,眉眼处英姿飒飒。

  萧乐宁展颜,步子轻快地跟在后面,手中提着一盏憨态可掬的兔子灯,更是给她添了几分女儿家的娇嗔可爱。

  邵煜凝视着那道纤细背影,眸中不知不觉盈上一抹轻柔笑意。

  宋长岚轻声问了一句:“你说……他真是路过么”  萧乐宁看着手中胖嘟嘟的兔子灯,面上笑容一僵,恍然想起自己方才将帷帽掀起一角闻香的场景:他定是不喜未婚妻在外抛头露面的……  她心尖儿一颤,停了脚步回头望了望,正欲将手中的白色锦盒拿出来递给邵煜,就听见一满是惊喜的娇柔声音响起:  “斯烨,许久未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