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阵子·春景拼音版翻译赏析原文

破阵子·春景拼音版翻译赏析原文

破阵子·春景赏析三  此词经过进程清明时节的一个片断,反应身世上显示的活力,布满着一种欢乐的空气。 全词纯用白描,笔调活跃,气势简朴,形象活跃,展示了少女的纯粹心灵。

  二十四节气,春分毗连清明,正是一年春景最堪的时节。

春已平分,新燕将至,此时恰值社日也将到来,前人称为社燕,觉得它常是春社来,秋社去。

词人所说的新社,指的即是春社了。 那时每年有年龄两个社日,而尤重春社,邻里,酒食分餐,赛会欢娱,极一时一地之盛。

闺中少女,也“放”了“假”,正所谓“问知社日停针线”,连女红也是可以放下的,呼姊唤妹,门外。 词篇开首一句,其精神全在于此。

  按“花历”,又有二十四番花信风,自小寒至谷雨,每五日为一花信,每节应三信有三芳开放;按春分节的三信,正是花、、木兰花。

梨花落伍,清明在望。

词人写时序风物,一丝不苟。 当此,气味芳润,池畔苔生鲜翠,林丛鹂啭清音。 春景已是苒苒而近晚了,神气更在言外。

清明的花信三番又应在何处?那就是桐花、麦花与柳花。 所以词人接着写的就是“日长飞絮轻”。

古有诗云:“落尽海棠飞尽絮,困人天色日初长”,可以合看。 评论家于此必曰:;状物!而不知时序推迁,触人思绪也。

  当此良辰佳节之际,则有二少女,显现于词人笔下:在采桑的路上,她们正好遇着;一碰头,西邻女就问东邻女:“你怎么今天这么兴奋?夜里做了甚么美梦了吧!快说来听听!”东邻笑道:“莫乱说!人家适才和她们斗草来着,得了彩头呢!”  “笑从双脸生”五字,再难另找一句更好的写少女笑吟吟的句子来替换。

何谓双脸?盖脸本从眼际得义,而非后人混指“嘴巴”也。 故此词,美在情形,其用笔明丽清婉,秀润无伦,而别无奇特可寻之迹;迨至末句,收足全篇,神理尽出,天时人事,物态神色,全归于此。

破阵子·春景赏析一  归飞的,飘落的,池上的碧苔,响亮的鸟啼,映衬着笑靥如花的,让人感应感染到的生气希望勃勃和的无限美好。

  在《珠玉词》中,这是一首清新活跃的作品,具有浑厚的乡下土壤芳香。

上片写自然。 “燕子”、“梨花”、“碧苔”、“黄鹂”、“飞絮”,五色杂陈,秀美明丽,写足春色之娇娆媚人。

下片物。 撷取烂熳春色中一位年轻村姑之无邪形象和幼稚心态进行默示。 “巧笑”已闻其声,见其容;“凑趣”更察其色,不美观其形。

“疑怪”两句经过进程不雅观察者勾当,用虚笔再现“女伴”“昨宵春梦”和“今朝斗草”的细节,惟妙惟肖,将村姑的天爱一笔写足,与上片生气盎然的春景形成十分协调的画面美与情韵美。 “笑从双脸生”,特写,绾合换头“巧笑”语意,收束全篇春景无限之旨。 全词浑成斑斓,音节浏亮,意境秀气,排场轻盈,洋溢着诱人的青春魅力。

尤其上下片的构想,景与人对应着写,将春季的写活了。

其中巧笑的东邻女伴,仿佛春季的女神,给人世带来生气、美丽与活力。

破阵子·春景赏析二  这首词以轻淡的笔触,描述了古代们的一个小小片断,展示在读者眼前的却是一副情趣盎然的。

  词的上片。

“来时新社,落伍清明。

”这两句既点了然,又写出了季节与的关系,给人以具体的印象。 行文轻盈流丽,蕴含的情义,为全词的坦荡开朗、协调、斑斓的基调打下了基本。

“,日长飞絮轻。 ”春水,点缀那么三四点青苔,密林深处,不时传来莺儿的歌颂。

“日长”,注解季节已最先转变,若干好多有点的意味。

在空中飞舞,显示出晴和的气象。 “碧苔”、“黄鹂”、“飞絮”,看来仿佛是极其常见的自然景物,经词人略加点染,如统一轴初夏风光小幅,特殊引人。

  清明时节后,天色渐渐转暖,梨花刚刚开败,柳絮又最先飞花。 春社快要,已见早燕归来。

园子里有个小小的水池,池边点缀着几点青苔,在茂盛的枝叶深处,不时传来黄鹂响亮的啼叫。

  下片。 “巧笑东邻女伴,采桑径里凑趣。 ”趁着这春暮夏初的季节,少女们停了针线,来到这的怀抱里。

这时,东边邻人的女伴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她们正好在那条桑田小路上重逢了。 “巧笑”二字,捕获到了“东邻女伴”用白描手法,经过进程人物的勾当以及情态的描述,由心里到外表塑造了东邻女这一形象。 心里真情吐露的一霎时,奇妙地揭露了人物的精神世界。

读时,令人有似曾体味之感。 “疑怪昨宵春梦好,原是今朝斗草赢,笑从双脸生。 ”少女们重逢的时辰,兴致勃勃,欢欢乐喜的,随着,一块儿玩着那斗草的游戏。

词中主人公成功了。 这位无邪的少女布满着的欢乐。 她倏忽想起昨天夜里做的阿谁美梦,认为那原本是“斗草赢”的兆头,脸上又飞起了笑脸。 词中没有正面来描述斗草的勾当,只用一笔点出人物的心里勾当,默示了这位少女不但伶俐,富于,而且心灵是那样纯粹无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