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傅宠妻日常九月轻歌小说太傅宠妻日常徐幼微最新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站

太傅宠妻日常九月轻歌小说太傅宠妻日常徐幼微最新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站

读书简介主角是徐幼微孟观潮的小说名是《太傅宠妻日常》是由九月轻歌创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是一篇重生文。

主要讲述的是:上一世,徐幼微与孟文晖十年夫妻,可是她在孟文晖那里,只得到了痛苦、难堪、没有尊严,被孟文晖活活气死。 再睁眼,自己已重生到了成亲之前,这一世,她表示此生只嫁孟观潮,那个前世温柔地唤她为小五的男人……免费阅读  孟文晖信誓旦旦地说:“徐五小姐,你若是肯嫁我,我发誓,会倾尽所能守护于你,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相离。

”  孟文晖一脸无奈地说:“你怎么像纸糊的一样动不动就小产生病。

第二回了,以后怕是再不能有喜脉了。

”  孟文晖满脸嫌弃地说:“你那不阴不阳的脸色是给谁看的你不能生了,我没休了你,只是纳妾绵延子嗣,已经很对得起你了。 ”  孟文晖满脸嫌恶地说:“娶你这种女人真是倒了八辈子霉,算来算去,也只一张脸能看。

你还有脸嫌弃我打你是轻的。 再摆出这样不死不活的脸色,我就休了你!”  孟文晖有恃无恐地说:“没错,是父亲与我着人弹劾徐家,请皇上追究当初徐家拥立靖王的罪责。

过几日我便赏你一纸休书,撇清与徐家的干系。 你与其求我,不如早些收拾东西给我滚!”  ……  一句一句诛心之语回响在心头,一张一张面容在脑海中闪现、交错、重叠。   十年夫妻,她在孟文晖那里,只得到了这些。

痛苦、难堪、没有尊严。   徐幼微发出模糊的呓语,身形在床上辗转。

  梦境一转,出现的男子是孟观潮。   她与孟文晖成婚第五年,孟府太夫人暴病而亡。   在孟太夫人灵前,孟观潮亲手将他三哥孟观城的手筋脚筋挑断,长剑在孟观城身上划出几十道血口,令其哀嚎着血尽而亡。   她吓傻了,动弹不得,只定定地看着他。

  男子出奇俊美的容颜上没有任何情绪,平静至极,仿佛只是在做一件最寻常的小事。   她在病床上奄奄一息,拿着休书却无法离开孟府的时候,孟文晖拥着即将嫁进门的女子,站在床前奚落嘲笑。   镇守漠北数年的孟观潮回到帝京,出现在她面前。   他对她说:“有时候,杀人的声音很悦耳,畜生死前的哀嚎更悦耳。

你说可是”  她神智涣散,不明所以,出于对他惯有的恐惧,勉力点头。   他便平静地吩咐常随:“孟观城是怎么个死法,孟文晖就是怎么个死法。 那女子,杖毙,唤她双亲来瞧着。

就在这院中行刑。

”  她这才明白,他在为她主持公道。   孟观潮说:“我到底是晚了一步,不能救徐家满门。 但是,他们昭雪之日不远。 ”  她落泪,又笑。 昭雪……昭雪能带来的好处,已只有她这将死之人和徐家后人能感知。 对于已经身死的至亲,没有任何意义。

  但是,真的,太感谢他了。

  孟观潮问:“不想留在孟家了吧”  她嗯了一声。

已经被休了,就算没被休弃,也不会愿意与孟文晖葬在一处。

  “我送你离开。

”他说。   说这些的时候,他始终是平静得近乎冷酷的语气。

  弥留之际,孟观潮坐在她病床前,对她牵出一抹柔和的笑,“走了也好。

这尘世太脏了。 ”  她已说不出话,努力地睁大眼睛,眼前却陷入昏黑。   片刻后,他握住她的手,语气温和:“这些年,我亏欠的人已太多,不差你一个。 若有来生,若再遇到此生这些人,记得擦亮眼,找个值得你嫁的男子。 实在没有顺眼的,便迁就一下,嫁我。

好么小五”  她心头大震。

  “连你也要离开了。

”他语气宛若叹息,手指摩挲着她的手,“也好。

于你是解脱,于我,是再无牵挂。

”  她想听他继续说下去,意识却如同视觉,被无尽的黑暗湮灭。

  那让她无助恐惧的冰冷黑暗之中,再没有人握住她的手,对她和声言语。

  她的一生,走到了尽头。   .  午间,徐如山、徐夫人来到小女儿的闺房,坐在床前,一个忧心忡忡,一个满脸悲戚。   也不知怎么的,幼微只是受了些风寒,原本几日就能好,却不成想,昏昏沉沉中竟急火攻心,病情一再加重。

  室内静寂良久之后,徐夫人轻声问道:“你有没有派人去打探,圣上到底会给徐家怎样的发落”  徐如山苦笑道:“打探不出消息。

拜当今太傅孟观潮所赐,宫禁森严,宫人的门路打不通。 别的就更不需说了,文武百官都怕死了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

”  “……”徐夫人沉默多时,问,“这样说来,我们是不是只能求孟家,才有安稳可期”  “……的确是。 ”徐如山不想承认,却必须承认,“只是,拿什么去求他们算了,听天由命吧。 ”  孟观潮之所以年纪轻轻权倾朝野,是因从龙之功。 而徐家的罪责就在于,先帝在位时拥立太子人选站错了队。

  这种官员,这种官员背后的家族,就算一度呼风唤雨,一朝式微,便会落得个被人肆意踩踏的下场。   可就算结果再苦,那也是自家人亲手酿下的,怪不得任何人。   .  徐幼微睁开眼睛,望着承尘。

  多久了总是这样,短暂的醒来,还辨不清是梦境还是真实,便会堕入另一个同样真切的幻梦。

  可不管是重生还是幻梦,她总该做些什么。

  徐幼微转头,手探向母亲的手,“娘亲。

”  徐夫人大喜,慌忙握住女儿的手,“小五,你醒了啊”  徐如山按捺不住喜悦之情,站起身来。   “爹爹。 ”徐幼微望着父亲,绽出笑容。   “嗳!我在这儿,在这儿呢!”  徐幼微吃力地问道:“我病了多久这是哪一年”  徐如山告诉她:“没病多久,两个多月而已。

新帝去年冬月登基,你还记不记得今年改的年号。

”  那么,这一年是乾元元年。

  徐幼微思量片刻,道:“娘亲,爹爹,如果徐家要与孟家联姻,如果祖父一定要我嫁入孟家,那么,只有孟观潮是良配。

他若不愿娶,便将我送入庵堂。

你们一定要记得。

”  徐氏夫妇瞠目结舌,不知道女儿这是从哪里得来的结论。

  幼微嫁给孟观潮让那个嗜杀成性的太傅做他们的女婿这……太荒谬了。   徐幼微有气无力地强调自己的意愿:“爹爹、娘亲,我此生要嫁,只嫁孟观潮。

你们权当这是我的遗愿,好么一定要这么做。 不然……”瞧着双亲眼神复杂,她毫无气势地补充狠话,“我要是被许配给别人,会恨你们的。

”  之后是何情形,徐幼微便不知道了。

  她堕入一个冗长的,让她心碎又安宁的梦境。

  或许随时能醒来,但是做不到折返。   梦中的男子,微雨中站在她墓前,说:“小五,我来看你了。 ”  她从不知道,他语气可以那般温柔,又哀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