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辰翁《西江月·新秋写兴》原文、翻译及赏析

刘辰翁《西江月·新秋写兴》原文、翻译及赏析

天上低昂仰旧,人世儿女成狂。

夜来处处试新妆。

却是人世天上。

不觉新凉似水,相思两鬓如霜。 梦从海底跨枯桑。

阅尽银河风浪。 「赏析」这首词是作者借七夕来抒发自己寄寓故国之思。 上片着重写七夕儿女幸;犊炀跋!疤焐系桶核凭,人世儿女成狂”二句紧扣“新秋”,分写“天上”与“人世”七夕情形。

低昂,是升沉升降的意思。

上句说天上日落月升、斗转星移等天象转变,依然像畴前一样!八凭伞倍,意在言外,暗示人世却与自然界的气象分歧,产生了巨年夜转变。

暗逗结尾两句。 下句说人世儿女也象畴前一样,狂欢欢度七夕!俺煽瘛奔窗八凭伞敝,言外有无限感伤。 在词人看来,履历过人世沧桑剧变的人们,新秋七夕,本应深怀黍离之悲,但今天人们竟依旧狂欢。

这种气象难免使词人感伤万千。 “夜来处处试新妆,却是人世天上!薄按Υκ孕伦薄痹堑笔逼呦Ψ缦,也是上文所说“儿女成狂”的一种突出默示。 人们几近误认为这种处处新妆的欢庆气象为人世的天堂了。 正如上文“儿女成狂”寓有微意一样,这里的“人世天上”也含有嘲讽意味!叭词恰倍,言外有意,消亡后的故国山河,已成为人世地狱,而眼前的气象却竭然相反,仿佛人们早已忘怀家国之痛,叫人无限哀思。 下片着重直抒词人的感应感染!安痪跣铝顾扑,相思两鬓如霜!笔奔浞墒,不经意间,感应新秋凉意,原本夜深了。

因为“相思”——记念故国,自己的两鬓已经如白梅一样。

上句写出一位重重苦衷的老人久久坐着默默无语,几近忘怀外界事物,下句将持久记念功效与一夕相思的现境联接在一路给人以时刻飞逝的印象,用以突出默示作者深深的思虑。 “梦从海底跨枯桑,阅尽银河风浪!苯崤男雌呦χ。 上句暗用《仙人传》沧海屡变成桑田的典故,下句以“银河”切“新秋”。 诗人梦见在海底超出枯桑,又梦见在天上看尽银河风浪。

这里虽明为纪梦,实为借梦来表达对世事沧桑与人事剧变的感应感染。 这两句尤其突出全文寓意。

结末二句起到了画龙点眼的浸染。

有此二句,不单上片“儿女成狂”的情形讽慨自深,就连过片的“新凉”、“相思”也都获得了非凡的寄义。 作者以自己作为独醒的爱国者与通俗人相对比,抒发了自己眷怀故国的深邃深厚悲壮的豪情,是这首词构想和章法上的根基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