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太酷:黎少宠妻反被撩

娇妻太酷:黎少宠妻反被撩

正文第二章怎么还能碰瓷的?[更新时间]2018-11-0811:28:24[字数]2056听到男人的问话,保安抹着额头的汗,连连说:“对,就是她,说自己是天川的经纪人,非要见李经理。 ”李经理摇头:“我、我不认识她。 ”“嗯。

”男人的声音很轻柔,像是自言自语:“我认识。

”“黎少?”男人轻轻摆手,示意两人退下,他迈开长腿,大步流星地走到乔安的沙发前。

突然盖过来的阴影让乔安握着酒杯的手轻顿。

一个低沉而温和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晚上好,乔小姐,听说你想见经理?”乔安微微偏过头,由下而上地打量着擅自坐在自己旁边的不速之客。 好漂亮的男人!虽然不想这样肤浅,但她的第一感觉就是惊艳。 男人的肌肤胜雪,白得让乔安也自愧不如,雨夜一般的黑发看起来非常柔软,发尾轻柔地贴在颊边。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解开的两颗扣子让衬衫领口开得大了些,乔安的视线顺着发尾看向他修长洁白的后颈,下意识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真是漂亮!好想摸一下!感受到男人盯着她的眼神,乔安讪讪地收回登徒子一样地视线,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故作镇定地问:“你就是李经理?”男人轻笑。 稍稍有些下垂的眼角笑起来,更是逼人的性感,又混杂了一些天然的纯洁无邪,乔安满脑子邪念,自然不敢看那双仿佛藏了千万星辰的眼眸,也不敢看他微微丰润的唇,只让视线徘徊在男人的锁骨附近。 她的脑海中突然闪现出了什么。

忧郁!性感!美男子!黑发!雪肤!纯洁感!乔安眯起眼睛,从记忆库中找到了一个可以对号入座的角色。

“呵呵,如果我没猜错,也许应该叫你黎经理吧?”红唇微挑,精心修过的细眉弯弯,乔安笑得魅惑而不自知:“久仰大名,初次见面,黎云苏黎少爷,这么说起来这是你的店?”“不是初次见面。

”黎云苏的目光滑过她的脸,随即收了回来,他抬手叫来了服务生:“我请乔小姐喝一杯,庆祝我们的重逢。 ”不是初次见面?重逢?看她一脸茫然,黎云苏嘴角噙起一丝笑:“看来乔小姐是忘记自己做过的事了。 ”“我做过什么?”“半个月前,在秘密俱乐部,忘了?”乔安迟疑了片刻,地址和日期她都有印象,但是那天她喝得有点多,记忆十分暧昧,只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和什么人有过非常亲密的肢体接触。 不过,应该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是没了前一夜的记忆,但第二天早上在酒店的床上醒来的事她又没忘,她可以肯定,除了宿醉的头痛外,身上并没有其他的不适感。

所以她也就没再深究,没想到,那晚……“是你?”“是我。

”黎云苏眼波流转,带着些许调皮,“乔小姐夺走了我的清白,也该负责了。 ”清白?什么清白?乔安简直痛心疾首,恨不得怒斥自己,从此戒酒。 这样漂亮的美男子,在自己床上,待了一整晚,她却什么也!没!做!!乔安长叹一口气,语气中都是惋惜:“我倒是想夺走黎少的清白,可惜啊,可惜,怪我没把握好机会。 ”黎云苏听懂了乔安话里的意思,轻笑出声,她可真有意思,从他坐在这里开始,几次被她逗笑了?他说:“不如,再给乔小姐一次机会?”乔安听得一愣。

还有这种好事?别不是什么美男计吧?乔安眨眨杏眼,谨慎地说:“乔安何德何能,敢拿黎少爷的清白。 ”再说您是什么人?黎氏集团的二少,这清白还能留着?话在嘴边绕了一圈,看着黎云苏漂亮又纯洁的脸,清澈又无辜的眼神,乔安又把话吞了回去。

刚好服务生端着酒送了过来,黎云苏拿起酒杯,轻抿一口,乔安和他距离很近,看着玻璃贴上他的嘴唇,一时竟然移不开视线。 他的唇形可真好看,乔安呆呆地想,比自己手下的那些男明星好看多了,如果他肯出道,一定会爆红的,成为老中青通吃的女性杀手不是梦,最好还是能挖到她的公司……乔安眨眨眼,她在瞎想什么呢,这可是黎氏集团的二少爷,人家就算出道,也肯定在黎氏的公司,何况黎氏在娱乐圈的产业,可以说都是黎云苏的,说他是娱乐圈巨头一点也不夸张。 乔氏虽然也算家大业大,但和黎氏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黎云苏没有注意到她的走神,因为他也在走神,默默望着杯中的酒,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黎少爷这个称呼,我不喜欢。

”还挺任性的,乔安半靠在沙发上,抬眼问他:“那你喜欢什么?”黎云苏想了想,说:“你拿走了我的清白,就该叫我的名字。

”乔安差点一口酒喷了出来:“别碰瓷啊!我还没拿呢!”“你拿。 ”自古只有强抢民男,怎么还有民男非要逼人抢的!乔安一时啼笑皆非,随口问他:“为什么非要我拿?”黎云苏看了她一眼,唇角微弯,眼神却有点飘远:“那天晚上,你说你爱我。

”乔安一愣,她想起和黎云苏相遇的那天。

她之所以去俱乐部喝酒,是因为心中的苦闷实在无处发泄。

自从母亲离家出走后,父亲就沉迷于酒精之中,爷爷看不下去把父亲送到了摩纳哥休养,而她那天正是久违地给父亲打了电话。 他的身体一直不好,她想去看看他却被拒绝了。

父亲……果然也不需要自己了。 现在还有谁需要她呢。 所以她才会在酒醉之后,把藏了那么多年的“爱”说出口吗?乔安没有否认:“也许……我真的说了爱你,可是,黎少,爱你的人那么多,我说一句爱你,又如何呢?”“你爱我?”“我……我不知道,我也许是对你说,也许不是,但这并不重要,毕竟,爱你的人那么多,也不多我一个。

““第二次。

”“什么?”“你说了两次,爱我的人有那么多。 ”黎云苏修长的手指轻抚杯壁,声音低沉,带着些许磁性:“你说错了,没有人爱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