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张姐和赵姐

第六十四章张姐和赵姐

刘大柱给耿丽蓉代好了之后,就跟着她走出了诊室。 网才刚出来一会儿就看到马秀琴也从里面出来了,俏脸粉红,两,像个本女人一样走了过来,很可能刚才被检查的过程中,被那个男医生给占了便宜了。 “大柱,你过来一下,我有事儿跟你说。

”看到刘大柱站在门口烟,马秀琴急忙冲着他招了招手,并且把他引到了一个没有人在的角落里。

“什么事儿?!”刘大柱问。 “是这样的大柱,婶儿想要求你一件事儿!”马秀琴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刘大柱嘿嘿笑:“婶儿,啥事儿你就说吧,咱俩连那事儿都了,你跟我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有话只管说。

”“大柱你真好,婶儿这辈子最稀罕你了,是这样的,刚才医生给我检查过了,他说我的条件可以做产,只不过镇上的设备比较简陋,没有无痛的,所以做完了之后必须要住院,可是我需要人照顾”刘大柱一听就懵了,连忙说:“婶儿这可不行,你也知我家里就一个人,平时地里的活儿也忙的,而且最近我还承包了村里的果园,真是没空,要不你找别人吧。 我可不是故意的推辞,是真的没时间。

”“死大柱,婶儿在这里走这种事,知的人当然是越少越好,你说你还让婶儿去找谁呀,婶儿除了你之外,再也不能跟别人说了,我们家的死鬼在外面打工一年了,我却怀上了崽子,傻子也知这是个种,你说你让我怎么办,婶儿求你了。

”马秀琴娇嗔的跺了跺脚,搓着手,一副很无奈的样子恳求着。 “可是我真的没空!”“要不这样吧,婶儿也的确知你有难,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平时别来,只是每天晚上来看我一次,给我送点饭,顺便照顾照顾我,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大夫说只要四天就可以出院了。 ”刘大柱心想,这里住着的这几个娘们长的还都标致的,尤其是城里来的那个李晴真是跟电影明星似的,自己要是多跟她接触接触说不定还能出什么火花来呢,更有甚者走火的事儿也有可能发生,要不就帮帮他。

“婶儿,那既然你这么说,我刘大柱也不能太不够意思,那行吧,那就这样。 不过今天我还有事儿,就不能陪你了,我得走了。

”“等会儿!”马秀琴拉了一下刘大柱的衣袖,羞涩的说。

“还有啥事儿!”刘大柱问。

“大柱,大夫说说说做这种事儿有风险,手术之前必须让丈夫签字,我说你是我的丈夫,你就给婶儿签个字呗,咱们不是都说好了嘛,等这件事儿过去了,婶儿天天让你玩,行不行。 想咋玩咋玩。

”马秀琴着下,低低的声音说。 刘大柱在她的翘臀上了一把,嘿嘿笑:“好吧,既然婶儿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不同意,那也太不够意思了,行,我签了字就走。 ”马秀琴把刘大柱领到了刚才的病房里,男大夫正在写病历,马秀琴冲着三个病友点了点头,然后羞涩的对大夫说:“大夫,这就是我的丈夫,你让他签字吧!”“哦,你就是她丈夫,这么年轻,这孩子是你出来的?!”男大夫说话很鲁,而且语气中有些质疑的意思。 “咋的,不行,是我出来的怎么啦。

”刘大柱一副半彪子的样子。 “行,有种,那你就签字吧。 就在这”男大夫嘿嘿一笑,站起来递给他一张纸一支笔,并且把签字的地方说了。 “签就签!”刘大柱把自己的名字写了上去。

“今天休息一下午,明天准备手术,好了,你们先休息吧。

”男大夫说完之后,拿着纸笔走了出去。 男大夫刚一出去病房里的另外三个女病人就开始七八的说起来了,“哟,马姐你可真有福气,找了个这么漂亮的小弟弟当丈夫,而且还能,一下就让你怀上了,这年轻有为!”张姐吃吃笑着说。 “他张姐你可别瞎说,我们俩刚结婚,我丈夫还小他不好意思!”马秀琴拉着刘大柱坐在自己的四号位上。 “哟,刚结婚就有了,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一炮而红嘛!”赵姐捂着娇俏的小,笑的前仰后合的:“小弟弟的炮火够猛烈的呀!”“现在的孩子真了不得,这么小就懂得怎么跟女人觉觉了。 ”李晴嫣然一笑,声音娇柔的笑着说。 这帮娘们真受不了,一个比一个开放,老子这么厚的脸皮,都让他们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姐穿着人字拖,和一半透明的衬衣走到刘大柱跟前,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啧啧叹:“长的真帅呀,小弟弟,你是怎么被马姐引上的,你喜欢她的上半部分还是下半部分,她平常是不是把你当成宝贝疙瘩一样的供着呀,哟还害羞了,越害羞越好看,来,让张姐亲亲,这小肯定特甜。

”“去去去,章节,你别有发,人家小弟弟是马姐的私有财产,马姐一会儿该嫉妒你了,你要是真的喜欢小弟弟就把你上次给我们看的自拍的照拿出来给小弟弟带回家里去看看,也许她真的能看上你呢!”赵姐呵呵的笑。 “说真的马姐,什么时候把你的小弟弟借我玩会儿!”张姐越来越放肆,笑的也越来越银当了。 “张姐,你就作死吧,一会儿马姐醋劲上来了,肯定掐死你!”赵姐也走了过来,坐在了刘大柱的左侧,两香气分别从两个方向钻了刘大柱的鼻孔。

表面上看上去文文静静淑女形象的李晴,突然吐了吐头,冲着脸红的已经快成了烂桃花的马秀琴说:“嗨,马姐,你们第一次的时候,是你在上面还是他在上面,他会不会,是不是你把他教会的,小男可难调教了,你可要好好的教哟,人家都说,子是丈夫的第一人学老师呢,呵呵。 ”“小弟弟,马姐的白不白,着溜不溜!”“小弟弟,你的东西有多长,我看马姐的个头,你是不是打不到底呀,哈哈!”“小弟弟,吃马姐的奶,是不是有一种小时候给哺的感觉,你有没有产生过这样的想呀。 ”李晴托了托眼睛很认真的问。 刘大柱实在是受不了这群娘们的挑了,下面都已经支帐篷里,脸也红了,只好翻了个白眼,快步逃走:“我先走了,秀琴,我明天再来!”跪求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