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念启功先生: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悼念启功先生: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一些话语一些纪念- 爷爷去时神情很安详,看不出什么痛苦。

   ——启功的孙子章正- 前些年,启功身体好时,经常春天在楼下晒太阳,秋天在院子里捡落叶,那时候他只是腿脚不好,见人就爱逗笑,全是启功式的幽默诙谐,偶尔见到小孩们在院子里玩,他还凑上去跟他们一块玩耍。

    ——一位邻居大妈- 曾有收藏家拿着他所收藏的启功老师的作品请他鉴别,启功看后发现是假的,但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风趣地说:“哎哟,这比我写得好!” ——中国书协副主席彭利铭- 启功还有许多才能秘而不示,像个藏宝者,只在无人偷窥时偶尔拿出来看上两眼,只是这宝藏还未被人发现,他便带着它们去见上帝了。

    ——画家黄苗子- 作为鉴定界的元老,他的离去使得鉴定委员会一时没有了领头人,我们这些人大都年届已高不堪重任,而年轻的人又少有在此领域有所造诣。    ——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史树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