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了《西湖十景》的王旭烽说——这十个爱情故事献给西湖

写了《西湖十景》的王旭烽说——这十个爱情故事献给西湖

钱江晚报王旭烽,女,教授,作家,1982年结业于原杭州大学汗青系。

第五届茅盾文学奖得主,现为浙江农林大学文法学院名誉院长,汉语国际推行茶文明流传基田主任,国家一级作家,中国国际茶文明研究会理事,浙江省茶文明研究会副会长,杭州中国茶都品牌促进会理事长。 曾获国家首批四个一批人材称号,国务院非凡补助获得者,浙江省中青年科技突出成就获得者,曾四次荣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为天下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浙江省劳动模范。 1980年开始实行文学创作,迄今共发表约1000多万字作品,作品涵盖小说、散文、戏曲、话剧、漫笔等等。

大暑时节,赤日炎炎,水光潋滟的西子湖上碧空如洗,远山近水,如在画中。 与这番景致最相得益彰的,莫过于一套竹苞松茂的小说集:《西湖十景》。

断桥残雪、苏堤春晓、柳浪闻莺、双峰插云、花港观鱼、曲院风荷、三潭印月、南屏晚钟、平湖秋月、雷峰夕照,每一个景,背后都有一个爱情故事。

作者是谁?杭州人,知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王旭烽。 她将这具有古典神韵的西湖十景融入作品当中,奇妙地使用了汗青故事和诗辞书故,贯穿古今,穿越时空,为作品增加了诗意、设想与优美的气息,同时彰显了鲜明的民族特征。 一样,她也在作品中鉴戒、接收中国古典文学普通易懂、故事性强的特性,同时也使用了现代主义隐喻、意味的体现伎俩,形成了独特的创风格格。

本年年初,王旭烽方才完成了50集电视脚本《茶人》,如今又华丽回身,捧出了这套厚厚的小说集《西湖十景》。 要说这套厚重的《西湖十景》的降生,王旭烽感慨道,“我从1995年就开始写了,一晃23年了。 ”这套书的策划、也是王旭烽逾越半个世纪的闺密袁敏感慨:“我见证了这十部小说的创作肇端,晓得这十部爱情故事走过的汗青和沧桑光阴,这也是一个出书人积压多年的空想。 ”“我这套书的配角,就是西湖”从1999年开始,出身在西子湖畔,糊口在杭州的茅奖作家王旭烽开始在忙碌的写作、教学和社会事件之余,潜心写作真正符合自己文学设想的一个系列,集成《西湖十景》。 如精工打磨一件恰如其心的作品,这部小说的写作逾越十三年,十部小说将西湖地区文明和文学结合起来,以爱情为主线串连,是一部极具实验性的爱情主题小说作品系列。 王旭烽说,自己这套书的配角就是西湖。

《西湖十景》十个故事中,《柳浪闻莺》次如果写美院和越剧,绘声绘色;《断桥残雪》大旨是民间传说;《雷峰夕照》讲的是杭州的文物。 《平湖秋月》主题是古琴;《三潭印月》和《南屏晚钟》大旨是汗青和诡计;《花港观鱼》说的是金鱼,杭州是金鱼的故乡;《双峰插云》里有解放军有爱情;每一个故事故意境、也有深入的主题。 这套书由十个中篇构成,由于篇幅和体量的关系,最后是以一本书合集的样貌出现的。

袁敏说:“作为一个出书人,我对此不断觉得遗憾。 在我心中,西湖十景,承载着十个荡气迴肠的爱情故事,在一本书中,无法了如指掌清楚地出现十幅西湖画卷和十幅各呈异彩的人生图景。 ”“在我心中,这套书必需是十本。 ”这也不断是袁敏想重新策划出书这套《西湖十景爱情故事》的初志。 这个想法,也获得了王旭烽的热切认同。

十个爱情故事,没有钞票名利爱情,是人类精神糊口的一个重要母题,也是《西湖十景》系列小说的写作主题。

这套书曾以《爱情西湖》为名初版,此次再出书,用了精致高雅的装帧设计,体现出西湖的风雅和深挚的人文秘闻,也更好地复原了王旭烽心目中西湖十景的样貌。

她塑造了一批个性鲜明的常识份子形象,比如《南屏晚钟》里的尹君,《平湖秋月》里的徐白,《曲院风荷》里的赫明等,经过描写他们在社会改变期内心的挣扎、精神的苦闷以及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体现现代常识份子的性情与苦守。

袁敏向记者流露,小说中人物的爱情体现了王旭烽本人的爱情观:“古琴、越剧等等风雅是载体,现实上内核还是爱情。

十个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中,没有物欲钞票名利,有的只是浪漫的情愫,这在当下这个文娱至上的年月太稀缺了。 这套书不仅可以牵起你的手旅游西湖景致,更可让你神往浪漫的爱情的样貌。

”出书方、江苏凤凰文艺出书社副社长赵阳评价这套书:“完全继承了鲁迅茅盾创始的现实主义古老,又使用了现代隐喻意味的伎俩,实行了独特的誊写。

”西湖文明,也是“心灵解放者”除了精致温顺,书中还可以读到杭州的另外一种精神特质,就是人的个性及自我追求,如《断桥残雪》一篇的大旨是‘我只爱那些出错误的女人’,而《双峰插云》中,借仆人公的口勇敢地说出‘爱是需求被祝愿的’。

王旭烽写西湖爱情,能否精神上遭到过某种引领?对此王旭烽的答复是:“不管南边北方,对于男女爱情,对于人的个性解放,在全人类范畴,中汉文明中都有着更加高级的文明。 我们的西湖文明具有这个东西。 我们进献了白娘子,进献了梁山伯祝英台等等,这些都是更解放的形象,一个心灵解放者,才会去创造天下。 ”“如果没有这些,西湖只是一个人工湖,就是由于那里加一点那里加一点,才生生世世积累下来成了一个极其丰富的文明样本,成为中原文明楚文明之外更加现代更加文明的一个点。

”王旭烽说,“最后一部《三潭印月》的创作,我想了六年,就是不晓得‘玉轮’该怎样明白,直到有一天想到了‘三潭印月,是挂在天上的一枚金黄色的圆润的眼泪’才写出来。

”她进一步坦陈自己的想法,“现实糊口,理想和美妙大概曾经破碎了,支离破碎,完全不可能复原了,但看到玉轮下的西湖,发明美又重生了。 只要西湖在,美就在,我们赖以生计的信仰和寄予就在。

”在袁敏看来,这部书有穿越时空的定力和魅力:“我们不太会追逐网红爆料,王旭烽老师作品的魅力会慢慢地散收回光彩。

”对此,王旭烽也不断在哗闹之下漠然期待:“知音者会来看这个故事,经过这个故事来了解西湖了解杭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