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狱三年了,真的想再回去!

出狱三年了,真的想再回去!

  转身回来的时候,卫生间里早已弥漫了一种腥臭的味道,我拧开水龙头,里面流出的是清清的自来水。 问题只在座便器上,我蹲下身子,仔细查看起来。 原来是座便器底座上的铆钉裂开了,水是从裂开的座便器里渗出来的。 可为什么流出来的是血水呢?难道是楼上洗水箱?没有任何人通知啊!何况为什么单单是这里漏出来的是浑浊的血水呢?我住的是最顶层,也不会和谁混用啊?顾不得那么多了,先收拾吧。 我接上水管放大开关拼命地冲刷起来。

  因为是暂住的房子,所以一直没有收拾。 还是毛墙毛地。

只是买了些简单的家具,电器。

好在萍萍是那种蛮勤快的女人,在她的布置下小小的房子里魔术般的变幻出来许多温馨,浪漫的味道!  这个房子是不到三年的新房,原来设计是两室一厅的结构,结果因为要让出一条走道来,开发商宁是生生的切掉了半个单元。

所以这个单元的东边全是像这样刀把形的结构,只是一间小小的卧室和一条长长的走廊,好在卫生间,厨房都有。 住起来还是蛮舒服的。

  “怎么回事啊?”萍萍端了一杯茶幽灵一般出现在我的身后。

  “没事,是座便器裂了,下午我回来的时候,从工地上带点水泥和沙子回来抹一下就好了。 ”我头也不回地说。

  “什么味道啊?怎么有股铁锈的味道?”萍萍双手把摸着自己的卡通茶杯,探头探脑的想往里看。

  “什么,什么呀?厕所能有什么味道。 ”,我直起身来,冲她摆了摆手。 “你快出去啊!你怎么又不穿衣服!快回去!一会又着凉了!”  “我就要这样,就要这样给你看!在自己家里怕什么!你不喜欢啊!”萍萍撅着嘴,撒着娇,一手擎着茶杯,一手张开臂“你抱我一下,我就回去!”  “你看我这满身满脸,满头满手的水怎么抱你啊!,快走开!”我不耐烦的冲她嚷嚷。

  “我不管。 就要,就要”她扭着身子,不依不饶的守在门口。 大有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味道。   我只好一手擎了水管,转过身来。 迈出门槛。

萍萍笑盈盈的早已把蛇一样的身子贴了上来。   “我好不?”,、  “好!”  “哪里好?”  “嘴”  “还有?”  “下面”  “流氓”  “好了,好了,收拾完还上班呢”  “今天不去了,在家陪我”  “好,陪你,陪你。 我先把卫生间收拾完,行不”  “这还差不多,来,先赏你口茶喝。

”萍萍这才松开手,转身袅袅婷婷的往卧室里飘去。

末了还不忘送我两个字“农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