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打不死的怪物六脉神皇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打不死的怪物六脉神皇最新章节

流星如今随意的一箭,力量高达三千斤,相当于一营、六营将士的全力一击,如果连他都无法破防伤害到这头六足怪物,两营将士的远程攻击很难起到压制效果。 而且从六足怪物钢铁战船般的身躯体型来看,绝对是近战能力极强的好手!“暴龙,先迂回一圈,找找它的弱点。 ”流星不打算立即将这头六足怪物引到山坡伏击圈里。 太危险!一旦被近身冲入防御战阵,绝对是场屠杀。

暴龙虽然感觉到六足怪物带来的压力,但是骨子里的龙之血脉却不曾有惧意,闻言迅速转向,带着六足怪物往侧面而去,渐渐远离山坡。

山坡那边,苏鹏等人已经剑拔弩张地准备好出手,眼看将军又带着六足怪物转向,不由纳闷:“将军这是怎么了?”“别吱声,灵兽听力不凡,万一打乱将军部署,就不好了。 ”“……”山坡上两千人马只能静观其变。 流星趁此机会用换了穿甲箭。 六足怪物痛叫一声,胸腹的位置多了一个不起眼的小孔,墨绿色的液体从中挤出来少许。

“还好,穿甲箭能起到伤害效果。 ”“虽然杀伤力不明显……”六足怪物再度被激怒,突然间顿止脚步,两对透明金属般的翅膀从外壳下面伸展出来,在流星惊骇的目光下纵身掠到空中,以滑翔的姿态朝着这边飞速掠来,速度比刚才又增加了许多,双方距离瞬间缩减了百十米。

“危险!!”“什么怪物来的,居然会飞!!”“将军要被追上啦。

”山坡上的人眼看六足怪物突然飞起来,快速扑到将军身后百米以内的,一个个吓得心脏扑腾到嗓子眼。 流星却不慌不忙。

入微天赋一时间发现,六足怪物的飞行轨迹是直线下降,并不能够长时间飞行,危机之中果断连续出手。 在六足怪物落地的刹那,连出三箭……噗!第一箭,六足怪物的翅膀被射穿一个孔洞;第二箭,六足怪物的腿肢被穿甲箭蹭到,但是居然被弹开了,这一幕让流星越发赶到凝重;第三箭,六足怪物的复眼被穿甲箭命中,后者浑然无事,只是怒气冲冲地又从地上一跃而起,高高地俯冲滑翔过来,穿甲箭对翅膀造成的伤害居然被完全无视,无损滑翔速度。

流星一颗心急剧下沉!猜得没错。

这头六足怪物的眼睛不是致命伤;穿甲箭太少,难以对它的飞行速度构成影响;腿肢异常坚韧,连穿甲箭都无可奈何,应该是可以当作武器来用。

如此战争机器一旦进入山坡,不可避免地会是一场血腥屠杀。 流星收起青铜龙咬弓,抓住暴龙递来的神火枪,目露坚毅之色:面对这种刀枪难入速度惊人的怪物,数量根本无济于事……只能靠自己了!背后生风。 六足怪物俯冲滑翔扑近到十米以内。 两只腿肢伸缩起来,如同两柄巨大的镰刀,闪烁生辉,锋芒慑人。

“暴龙!”“地震!”流星怒吼。 六足怪物落地的刹那,流星已是脚尖一点,从龙象背上高高跃起,神火枪上金黄色烈焰暴涨,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狠狠插向六足怪物的头部——枪出如龙!暴龙及时踩踏大地,血脉天赋爆发。

六足怪物注意力完全集中到威胁气息暴涨的流星身上,却不料脚下突然传来强烈的波澜,动作不可避免地出现迟滞现象,被流星的气血之力锁定,眼睁睁看着金黄色的烈焰枪头带着龙吟之音狠狠撞入复眼。

“漂亮!”“将军威武!”“太厉害了将军!”山坡上的一群欢呼声大作。 大部分人都看到了将军一跃而起直捣黄龙的一幕,干脆利落,一击毙……咦?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战斗结束的时候,六足怪物竟然在受到致命一击之后异常冷静地挥动前肢,流星被一击撞飞出数十丈远,狠狠砸进茂密的草原之中。 山坡上,一营、六营的将士齐齐血冷!一息之后,苏鹏、姜枫、钱松、张杰等人不约而同地从山坡上翻了下去,分足狂奔!“救将军!”“全军出击!”“上穿甲箭。

”李隆胜一看苏鹏等人失控,迅速反应过来,高声下令。

两千内卫将士顿时仿佛沸腾的岩浆一样从山坡后面倾泻而出,朝着六足怪物的方向飞速推进。

暴龙近距离看到流星被六足怪物打飞出去,悲鸣一声,低头冲锋,快速扑向流星飞跌的位置。

六足怪物吃了一记枪出如龙,神火枪深深嵌在复眼之中,没入半丈,但是表面的金黄色烈焰已经消失,枪身漆黑,从空荡荡的复眼眼眶里探出来半截,看上去触目惊心。 砰。

暴龙被六足怪物一脚刮倒。

六足怪物十分冷静地没有立即进食,而是昂起脑袋,冷静至极地对准了山坡方向……密集的脚步声,大量人类气血。

大量食物,深深刺激着六足怪物,后者毫不犹豫地振翅跃起到空中,以惊人的速度滑翔掠向一营、六营的两千将士。 “原地列阵!”“放箭!”苏鹏等人扑向流星的方向,李隆胜代替指挥,后者的冷静挽救了两营将士。

六足怪物显然没想到面前这群气血不是很强的人类竟然全部装备了穿甲箭,身上空中的时候被密密麻麻的箭雨笼罩,两对翅膀瞬间被打得细碎,庞然的金属躯体也被打得遍体鳞伤,全部都是凹痕和墨绿色液体,狠狠从半空栽倒下来,砸在平整的茅草地里。 “继续放箭!”李隆胜看到六足怪物栽倒,却丝毫不敢有半点大意和雀跃之意。

将军那一枪如此致命,都没能将六足怪物放倒,后者反而活蹦乱跳,他可不认为区区一阵箭雨就能解决对方。 一营、六营将士继续出手。 六足怪物没来得及站起身就被第二轮箭雨洗礼,身上钉满了穿甲箭,唯独六只腿肢安然无恙。 受到如此恐怖伤势,六足怪物依旧没有被打倒,以近乎冷酷的可怕姿态重新稳定重心。

两营将士个个脸色煞白:“什么怪物?!”“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打不死的!”眼看六足怪物顶着无数箭矢重新起身,两千多将士士气近乎崩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