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湘西归来·用恨去爱

[散文]湘西归来·用恨去爱

2005.2.18.礼拜一,晴    湘西回归;#183;用恨去爱    今天曾经是正月初十,离京半月,在故乡闲呆十多天,然后途中展转,今早终归回到北京。

  离开故乡多年,故乡还是我离开时的模样,惟有的变革就是我家地点的乡当局取消了,我们被合并到了城关镇。 如果还要找出点变革,那就是衡宇和门路比之前更加破烂,一如我的年龄,日复一天,年复一年,偷偷的改变着,大名鼎鼎朝着而立之年飞驰。

  回家这十来天,天气没有一天明朗,天天不是碎雪就是细雨,仿佛子弹一样弹落在瓦背上。

气候阴冷,大家都替我觉得惋惜,说我好不轻易大老远返来一次。 但是他们却不知我倍加喜爱如此的气候,因为我喜好故乡的春季。

如果再稍迟一些固然更好,那样便会赶上春暖花开。

但是天意不可强求,能感触到这早春的气味,我已觉得莫大的幸运。   天冷,我依然上了山。

阴雨中,升沉的群山酷似活泼幽丽的水墨画。

山鸟不断地成群飞来,仿佛仍然记得我昔时的模样。 雪水和雨水汇入山涧,到处哗哗作响,伴着洪亮的鸟声。 路很滑,我却仍然一口吻爬上了山顶。

淋着如丝的细雨,心中感觉被滋润着,不由得高兴。 林中残留隔年的野果,透红的老鸦米,拗下一枝来。 坡上成群的鸟儿望着我叫,不知是对我热烈欢迎还是控告我攫取了它们的食品。 若有干犯,那么歉仄得很,我可是权当礼品收下了。 但是刚摘了几粒进嘴,却只觉得一点点酸甜,全不如童年时的清甜,显然是味道已被雨水冲淡。

只好与它合了张影留做留念,便顺手扔掉了。

然后又摘了些丰满的砭骨头,谨慎翼翼避开它们毛茸茸的刺,还是被扎了手,虽有点疼,心里却莫名其妙地欣喜。

早醒的小草猎奇地伸出了嫩芽,绿得让人怜爱。

但还是不由得采了些蒿子,归去后让姐姐伴入了糯米,做成了味道鲜美的蒿子粑粑。   情人节此日,故地重游,去了一趟凤凰山。

几乎被人敲了竹杠,只不过看了他几个石头,却强要我买票,我说早知要买票我完全没有必要糟塌时候,而之以是进去,完满是因他盛意难却。

但是谁知是一道圈套。 幸亏是在自家的门口,他晓得后尽管赶紧陪了不是,我心里却仍然凉了半截,再也没了玩耍的兴致。

以后随便在望江亭上拍了几张照片,俯视酷似烟雨江南的风景,心境仍然无法好转。

只好急忙坐车下山。

那里是我非常认识的地方,曾经到处都留有我和同窗一起玩耍的脚印。

但是如今风景仍旧,人却天南地北,都互不知下落。   身在异地,老是非常眷念故乡。

但是返来了,却又寥寂得很。

一回抵家,手机便已接收失灵,由于灯号被门口的一大片竹林给盖住了。 只要下大雪时能力收到,那时候竹子被雪压趴了。 固话欠亨,电视不美观,又找不到人措辞,家里的情面圆滑我一窍欠亨。 于是只好上山看鸟、看树,却又无法与它们沟通。

真是寥寂得很。

尤其是到了晚上,黑灯瞎火,虽有电灯,却仍不觉亮堂。 窗外漆黑一片,实在的伸手不见无指。

如此倒也有好处,那就是一闭上眼睛便可以入眠。 在都市里最怕的就是没有入夜的时候,于是睡觉时屋里窗帘老是拉了一层又一层,裹得严严实实。

  在家中的十来天,爸妈倒是高兴得很,明显的精神开朗。 但望着母亲为我们忙吃的里里外外一刻没闲着,心里又有些过意不去。

我频频想给她帮手,却又插不手,还总被她拦阻。 算了,还是走吧,母亲累坏了,我反而觉得无聊得很,真是罪恶。

  前天到了长沙,只买到今的机票,没想到机票也如此紧急。

闲来无事,今天只好又去了一次岳鹿书院。

岳鹿书院是湖南人材的聚居地,细雨蒙蒙,匆急乎乎转一了一圈,故地重游,心里却有些空空荡荡。

正觉无聊,有朋友来接吃晚餐,车已开到大门口。

然后到王府井吃正宗的湘菜,由于那里离我们下榻的宾馆很近。 但是说是湘菜,倒是在幽雅的西餐厅。

朋友说长沙很盛行如其中西合璧的服法,而纯粹的西餐厅却没有一家能谋划得下去,由于菜必需要辣。

  今早6点半从宾馆前去黄花机场,天还没有亮。 行至半路,天气渐亮,风景变得愈来愈清楚,我却已离这个都市愈来愈远,更阔别了我的故乡湘西。   坐在飞机上,俯视眼下白雪覆盖的地球,空中竟是如此清楚,仿佛一张无边的报纸。 那片片白雪覆盖的庄稼与门路,阡陌交通,仿佛整齐有序的豆腐块文字。

而那紧凑的都市,黑黑的,一小块一小块,仿佛报纸的插图,与庄稼地搭配得是那样的相得益彰,犬牙交错。 背后坐着一帮小孩,估计是头一次坐飞机,一直高兴得不停地乱叫乱动着,期间被乘务员好心地告诫了屡次。 邻近飞机降落,望着一片片光溜溜的树林,其中一个小女孩忽然不由得惊讶地指着尖叫,说那些树跟针一样。

  看到这些,不由自主想起几天前一个故乡朋友对我说过的话。 他说只要离开故乡才会认识故乡,望着近在天涯的人类家园——地球,我终归明白了他的话。

想着他的话,我开始回忆故乡,回忆这些日子的旅途劳顿。 想起前天到长沙,我是从沅陵一起吐逆到桃源的,惋惜将母亲经心炖制的土鸡肉吐得一尘不染,心想让她晓得一定要觉得疼爱。

但是一起上,我一边吐逆,一边仍不忘赏识着哗哗流泻的山涧,仿佛瀑布一般。

那时只见各处山头上白雪皑皑,山谷里雪已熔化,到处烟雾蒙蒙,往上望去,酷似圣诞树的模样。 直到过了桃源,便再也没有吐过,但是遗憾的是此时瀑布和雪峰也早已荡然无存,由于没有了那样崎岖的山路。

  对于故乡,我固然非常酷爱。 但是每次回到那里,却总令我伤感。 就如同这崎岖不屈的山路,我既希望它好走,却又想沿途赏识风景。 于是老是如此的矛盾。

同一原理,那就是我希望故乡富足繁华,又想它能保持好憨厚的民风。 最后想着想着,心里不免再次伤感起来,心想此次离开,不知下次归去曾经是哪年哪月。 只好希望到那时风景依旧在,门路却能够好走些,民俗也将更憨厚。

  。

上一篇:爱情余味(散文图书)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