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四十五章 胡桃使计

第一卷 初入王府 第四十五章 胡桃使计

“喀嚓。 ”门外传来了落锁声,郭厨娘拎着她的鞭子志得意满地扭着肥臀走了。

绿萍动了动麻木的双腿,勉强爬到了墙边草垛一角,用手吃力地在衣服上抹了抹,她一早爬起来就去砍柴提水,手腕是再使不上一丝一毫的力气了,稍微擦净了手,用指尖小心翼翼地揭开了右腿上覆着斑斑血迹的裤脚。 刚才那里不小心被鞭稍扫到了,现在一片火辣辣的疼。

果然,一条鲜红色裂开皮肉的血道子映入眼帘。

唉……无声地叹了口气,绿萍颤抖着撑起上身,哆嗦着双手从兜里掏出块帕子欲给自己包腿。 可还没等把手伸过大腿呢,手里的帕子就被一旁半跪着的胡桃眼疾手快地抢了过去,许是抢的太快了,胡桃嘴里还带了几丝抽气声,刚才有几下鞭子甩到了她的胳膊上。

绿萍带怒地看向胡桃,只听后者善意地笑道:“萍子,你先靠一会儿,我给你包吧,”说完低头耐心地处理起了绿萍腿上的伤口,“你这口子得赶紧上药,要是不上的话怕是得化脓……”虚喘着气,绿萍已没力说不,顺从地靠在了身后的草垛上,她的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昏昏沉沉的,喉咙干的要命,身上又多了好几处淤青和破皮,还有她的腿,胡桃每按一下,就传来一股钻心的疼……“……谢了……”声音含糊不清。

“提什么谢,都一个院子里住着的,互相照应不是应该的嘛,还说什么谢不谢的……”胡桃手里不停。

“互相照应?”绿萍自嘲地笑笑,“除了你,还有跟我一起从村子里出来的豆苗之外,那院子里还有谁‘照应’过我……啊对了,的确是还有一对姐妹‘照应’过我,把我‘照应’地皮开肉绽的,躺在这里连给自己包个腿都不能……”不等说完,就被嗓子里上涌的咳嗽打断。 胡桃忙过去帮她顺背,“先别说话了,你还是靠着好好休息会儿吧,你要是气倒下了,不就更让她们得逞了吗?”嘴上虽这么说,接下来却又添了一句让绿萍赌气的话,“桃花她们两姐妹何止是有赵妈妈撑腰,后巷里那两位不也是站在她们那一边的……”后巷里那两位自然是指秦、李两位妈妈。 绿萍咳嗽了一阵之后,顺好了气,抬眼疑惑不解地望向胡桃。

“傻萍子,你可忘了秦妈妈院子里还有个兰花呢?人家跟桃花她们可是正经的表亲,桃花的床位不就是兰花跟她换的嘛!”胡桃“善解人意”地为绿萍解惑着。

“这我没忘,”绿萍皱皱眉,“可是李妈妈呢?桃花可是没在她那儿讨着好,荷花和兰花就更不用说了,荷花就是个傻的,兰花一个月之前还被李妈妈叫去守过夜呢?怎么可能向着她们仨?”听了绿萍的问话,胡桃唏嘘不已,“要不说萍子你这人想不明白呢,现在可不是一个月前的时候了,你看春杏那妮子现在见天介地黏着李锦儿,早就扒上李妈妈的大腿了!要是兰花求她帮荷花她们说个情,春杏能不帮嘛!”绿萍一听,不禁暗自心惊,怪不得荷花那二傻子在自己面前总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呢?原来她那两个姐姐(一个亲姐,一个表姐)早就帮她想好对策了,无论犯到谁那儿,挨打受罚的肯定都是自己!难道自己就得一直受着这份气,永没有出头之日了?!绿萍越想越气,越气越委屈,眼泪不由自主地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胡桃看绿萍趴在草垛子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心下不禁冷笑:就这点脑子还敢往王府里闯呢!脸上却装出一副善良同情的面孔补上了最后一记,“萍子,别哭了,哭多了眼睛会疼的,哭又有什么用呢,也没人帮咱们……刚才在小厨房门口,我早就看着春杏在魏厨娘身边站着了,郭厨娘打骂咱们的时候她肯定都听见了,按理说住在一个院子里的,怎么也不可能不帮着求求情吧,你看她可帮咱们说了一句话,求了一句饶?肯定是早就跟桃花她们通了气,要打压你到底了!”绿萍的脑子本就不太清醒,思绪纷杂地乱作一团,若是胡桃平时在她耳边这么挑拨,她早就一巴掌扇过去了,她这人虽倔强爱拔尖,可却并不傻。 她这两天是被一顿接一顿的板子鞭子打糊涂了,再加上憋气委屈不平,心里难受的要命,自己偷偷在床上抹了几回泪,就是不肯向荷花她们低头,叫她放下脸来去跟荷花说两句赔礼求饶的话简直比叫她去死还难受!本来以为再撑个十来天,等三个月的期数一到,她就可以去哪个主子身边伺候了,远远地离了桃花她们两姐妹,来日方长,她早晚能找到机会报复。

可没想到,还没离开这小北院呢,就又碰上了个郭厨娘,她没成想一个新来的切敦的厨娘也能对她颐指气使的。 挨了几鞭子之后,如今绿萍从身到心里里外外都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就算有人来跟她说春杏是条狐狸精变的,她肯定也照信不误。 “你是说春杏?”绿萍觉得头越来越沉,眼皮上似是压着几千吨的重量。

“没错,就是那个春杏,若不是她站在一旁置之不理,咱们今天怎么会挨这顿打,我倒是没什么,这点伤养两天就能好,可你前几日刚挨了板子,大腿上的旧伤还没养好呢,如今再加上这顿鞭子……”绿萍艰涩地半眯着眼睛,胡桃的声音仿佛离她越来越远,如潮水般的浓浓睡意一阵阵向她袭来……终于,绿萍眼睑一磕,淹没在了无边黑暗的波涛里……。

上一篇:小学生劳动节作文400字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