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洁的月亮仙女——赫映姬

圣洁的月亮仙女——赫映姬

  日本古代传奇故事《竹取物语》是该国最早的物语文学作品,它塑造了一个美丽、纯洁、坚韧、智慧的仙女形象——赫映姬,作者为了表达对十世纪的日本社会和统治者的不满,就以赫映姬的形象嘲弄、悖逆他们,并在其中寄托一种明显超凡脱俗的理想。   女主角赫映姬(又称辉夜姬,她的身体能发射出灿烂的光辉照亮四周),是天上月亮世界的仙女,因为犯罪被罚下尘世。

她生在山中一枝发光的竹筒里,仅三寸长(所谓的嫩竹的赫映姬),被一个善良的伐竹老头赞歧带回家,老夫妇俩怜爱的抚养她,三个月后她就长成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小姑娘,并且为自己的养父母带来了百万黄金。

  赫映姬的美名传扬天下,当时有五个权财显赫的公子哥儿慕名前来求婚,赫映姬分别给他们出了五道难题,她要他们去获取世界上根本不存在的五件珍宝,结果他们五人都一无所获而不得不死了心。

  消息传到了皇帝那儿,皇帝也游幸到了她家中,一窥见她的美貌,便思念不已。 不喜荣华富贵的赫映姬对皇帝的深情照样拒绝,但她与皇帝互通优美的书信以表达逸致雅兴。

  过了几年,月亮世界的天人接她升天,她依依不舍的告别了养父母,并给一再挽留她的皇帝留下天上的不死药,穿着天的羽衣重归月球。   皇帝意断情绝,把仙药烧毁在一座山顶,从此这座不死山就成为日本的永恒象征——富士山。   赫映姬表现了一种单纯却诚真的人类理想,她的身上有两种身份。 温顺的女儿,她对养父母尊敬、依顺,良家闺女的和善品性显示了平民的传统伦理,老夫妇对她的怜爱与难舍,更使她好女儿的形象达到至善的理想程度。

  另一个身份是颇具女性意味的,当她与男性相对,赫映姬显现了美少女的圣洁。 她是天界的仙女,不屑与凡夫俗子缔结情缘。

作者只让贵族男子与她相对,而没让平民男子来向她一试芳心,是出于作者对上层贵族的蔑视、憎恨。

面对王公贵族的求婚,赫映姬总是一句,“我不愿意!”这些都是庸庸碌碌的人,赫映姬给他们出的五道难题,包含了她的仙女的洁身自爱和对凡夫俗子的摒弃,她嘲弄了那些弄巧成拙的无聊皇子,但对极个别的痴情受难的王公也不无同情。

在皇帝的诱迫面前,赫映姬表现了宁死不屈的圣女本色。 至于她与皇帝以书信遣兴,是出于对人情世故的通达,她升天时留给皇帝的仙药则成了她向他人的真挚爱情所作的歉意的回报。   赫映姬和王公贵族的关系,表达了作者对世间荣华富贵、贪婪人欲的断然否决,这是人们深藏心底的至高理想,这种理想由一个仙女作载体,正应和了歌德的名言:“永恒的女性指引我们向上!”强大自是的男性世界公然把缈若天仙的赫映姬奉为心上人,说明人间的一个惊人的真理——美好的女性才是人类的灵魂,虽然这个世界不由女人主宰。

  赫映姬的属地——月亮是女性的传统寓意,就像清白、明亮的月光,女性的阴柔之美源自这一本源。

日本的月亮仙子——赫映姬,她在世界文学的女性形象中达到了美学的统一。

温柔的女儿,安静的归依在父母温暖的小巢里,忽然间,群雄纷至沓来,这位永远的天使,坚毅而巧妙的露出清冽如冰的女神面目,并让那些苍白的爱情绘制出缤纷的男性图画,最终她自己回归到她始终不忘的母体——月亮——温纯阴柔的女性本源,赫映姬是圣女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