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澜:女性创业中的奇葩

杨澜:女性创业中的奇葩

  杨澜离开主持人的岗位后,现在经营着拥有6亿港元资产的阳光文化媒体集团。 位居阳光文化媒体集团董事局主席,杨澜还是那么随和率真,乐观开朗。

与阳光为伴的感觉,似乎也就决定了她对事业和的基调。

如果不是她干练地吩咐秘书、应接事务,你很难把她和一个现代企业家联系在一起。

  采访过150多位精英名流  杨澜刚刚从国外回来。

这一次她拜会了瑞典的女外交部长,诺贝尔基金会主席,爱立信的总裁等等。

这几年,除了当老板,杨澜也是一个打工者。

由她主持的《杨澜访谈录》已经成为电视节目的一个知名品牌,消息:接受她采访的各国政要和文化科技界的精英名流,已有150多位。 而在就政治、经济、社会、文化不同方面的热点话题所做的访谈中,杨澜敏捷的思路,得体大度的举止,以及不失机智的风格,使这档谈话节目别具风采。   杨澜访谈的最大魅力,在于她每每以真情对话,而引得名人动情。 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莱特就在杨澜的访谈中,动情地说到:当我丈夫要求与我离婚时,我伤心极了……想想看,我大学毕业三天就结婚了,从来不知该如何独立生活。

但我挺过来了,甚至做了从没想过可能做的事。

英国最大的商业集团维珍集团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则感慨万端:有一次,我偷运唱片出境……我被抓起来关了一夜,直到母亲把我保释出来。 在那之前,我是典型的叛逆青年,没有什么我不敢做。

那一夜,我想了很久,明白了自己的底线。

我保证,每个人如果在监狱里呆上一天,会有好处。 而在对姜文的访谈中,杨澜说:人在特别自信的时候,是不是也会有他自卑的另一面姜文回答到:你说得对……你刚才说自卑,其实我非常自卑。

  杨澜希望这档节目不久以后就能与上海观众见面。

同时,在《杨澜访谈录》的既定定位之外,阳光卫视又将对更年轻却很有意思也很具光彩的,制作一档新的访谈节目;招聘相应主持人的工作也将在全国展开。

  从名主持到企业家  对于杨澜,许多人至今还记得她在中央电视台《正大综艺》出场的情景。 说到这一点,杨澜感慨颇多。

的确,对于一个新人的脱颖而出,实在是没有比中央电视台更好的平台了。

杨澜因此始终感谢中央台。

现在她在那里还有许多好朋友,还不断地有着合作项目。 杨澜说,现在想起来,那时侯的情形,就像是置身于亲切平稳的溪流,自己只要专注单纯地投入具体的工作,没有那么多杂七杂八的事情。 然而自己以后,就像是置身于湍急的河流。 喝过水吗当然啦!当然喝过水啦!杨澜仍然是笑着这样说。

杨澜说,这些年她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真正是磨砺了见识,增长了阅历。 那么后悔吗不后悔!一点也不后悔!  毕竟,获得了更大的舞台,事业开拓了更广阔的空间。 三年前,阳光文化创办时的资金是600万元,现在已经是6亿港元了。 我可没有借债噢。 阳光卫视现在在中国大陆有3000万用户,在香港、台湾地区全频道落地,在美国也覆盖了40万华人用户。

杨澜也曾经被评为中国最女企业家之一。

  不是说阳光被卖掉了70%的股份吗杨澜又笑了,那只是阳光卫视,它只占阳光文化的5%。

再说,企业的开放组合,正是现代企业的运营理念。   孩子是我的补药  杨澜的大男孩今年9岁,已经上小学了,女孩今年已经5岁了。 说到孩子,杨澜更了。 上次见面的时候她说:孩子是我的补药。

虽然不能老跟孩子呆在一起,可他们跟我可亲啦!有时候过了一星期才回家,一走上楼梯,孩子们就伸出胳膊叫唤起来了。

母子之情、母女之爱,真是溢于言表。

杨澜的确很忙,除了公司和《杨澜访谈录》这两摊子的事情之外,她还会有各种社会工作,比如她当选了全国政协委员。   当北京申奥委忽然通知她参加申奥工作,随后她丢下一切,参加了紧张的评选,最后她作为文化的陈述人而飞赴莫斯科。 接着,她又担任了美国国际电视节艾美奖的评委……在繁忙的事业和天南海北的奔波中,孩子就由杨澜的亲领着。

但是杨澜总是会挤出时间,为了更多地和孩子们呆在一起。 只要有空,她还会陪着孩子练习钢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