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家心情:怀旧服安完后问自己 50岁的我应该回来吗

玩家心情:怀旧服安完后问自己 50岁的我应该回来吗

2005年3月注册的NGA号,当时我36岁,踏入WOW公测已经是大龄青年,而今年,已经50而知天命了。 听到怀旧服的消息,我兴奋的安装好客户端,重新登录账号,装好了插件。 然而,当我看到那些说开服一周能否通MC,如何拿到全套紫装之类的帖子,我迷茫了。 我回来寻求的是什么?WOW给我留下的记忆片段很多,这也可能是许多人的共同记忆,我随便拾取几片与大家分享,看完之后,再说结论。 1、我儿子10岁时,在我影响下首次加入WOW。

初二,他在公会里是首席牧师、治疗组长,而他游戏里的朋友多是大学生或上班族。

有一天,我上了很久没上的号,由于防沉迷,我儿子的号作为子账号挂在我的战网ID下边。

因此,他的朋友以为是他上线了。

儿子朋友(中山医科大的学生):来了?我:不是本人。 朋友:盗号?!我:我是他爸。 朋友:不可能吧?我:你不信可以问他。 隔了几天,我又上了,还是这位朋友,又M我了朋友:来了?我:还是他爸朋友:我问过他了我:然后呢?朋友:他说你是他爸,但是我还是不信。 我:你听过有人乱认爸爸的吗?朋友:也是,叔叔您儿子多大了?我:初二朋友:……我一直以为他是大学生,瞒了我几年。

今年,2019年,我儿子已经出来工作两年了,现在在网络游戏公司上班,刚从上海ChinaJoy参展回来。

2、作为黑龙军团服务器黑骑兵公会的会长,我带着工会从魔剑移师WOW,将公会目标定位为PVP工会(魔剑的影响)。

然而,发现WOW本质上是一个PVE游戏。 工会没有把40人团作为目标,导致大量人员流失(除了魔剑带来的原班人马)。

我发现,要生存下去,必须打通MC和BLW。

为了尽快实现这一目标,我做了一个全公会人都反对的决定:离会留学!我暂时离开了自己的工会,由副会长暂代会长,用一个小号SS,加入了服务器一个已通BWL的中型工会,很快在团里找到主力位置,两个月后,我毕业了(指的是完全掌握了MC和BWL的攻略)。 我很抱歉的和会长道明了原委,表示我要回归了。

不过,作为一个SS,不会是团里不可或缺的人,而且我也没拿几件紫装。

回到自己的会,我作为RL马上开始了MC和BWL的开荒,过程较顺利,只有MC老九、BWL老二红龙稍难。 在BWL第三个CD,我就Showhand了DKP拿到了第一次出现的奈萨里奥之泪。 为此,之前我没花过1分。

直到今天,这个饰品依然作为我WOW经历里最重要的物品戴在我的SS身上。 3、开荒MC和BWL的过程,我老婆正怀孕,她经常坐在我身边,看着我对着麦克风喊:治疗!治疗!狼行(MT名字)的血!!!老婆说:你孩子出生后,估计第一句会说的话,就是:狼行的血。 在我肚子里,她听的最多就是这句了。 今年,2019年,我的女儿12岁,上初一。

4、我的第一个号,是一头牛,萨满,几级的时候,在雷霆崖下的湖边做任务,这是我在WOW里最深刻的记忆。

多年前,当我决定从WOW里永久AFK时,我特意上了这个号,回到了雷霆崖下,坐在这个湖边,发呆了一个晚上。 在WOW里发生的一幕一幕,放电影似的在我眼前出现……游戏里做任务结识的几个朋友,亡灵男法师、牧师、盗贼,兽人战士,加上我这头牛萨满,我们5人一起组队做任务打副本,享受着纯粹的快乐。 工会里的男女会员同城聚会,结识了、结婚了、生孩子了。 我的SS单刷所有能单刷的副本(包括40人副本个别Boss),享受步步惊心的刺激和成功后的巨大愉悦。 每天下班,花40元打的赶回家,上老爸家(妈妈长期在外地工作)尽快吃完饭,马上回自己家(同一楼盘),话都不和老爸多说几句,只为了尽快上线去卡加斯吸点灵魂石……然而,老爸在2010年,70岁,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才发现,在他生前,我陪他太少。

想到这里,我眼眶湿润了……WOW怀旧服,我为什么回来?寻求一身紫装吗?或者是为了进度废寝忘食,甚至抛下家人?不,我要的只是雷霆崖下的那个湖的景色!湖很浅,也很小,可以在里边畅快的游泳,很快就可以游到对岸。 周边风景乏善可陈,湖边是一个帐篷,和一些牛头人NPC,是几级小牛的重要任务点。 这里其实没有风景,除非它在你想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