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经》两首》高一语文《《诗经》两首》课文原文

《《诗经》两首》高一语文《《诗经》两首》课文原文

《诗经·氓》主旨:本篇是弃妇的怨诗词。 篇中自叙了这个女子从恋爱、结婚、受虐到被弃的过程,感情悲愤,态度决绝,深刻反映了当时社会男女不平等的婚姻制度对女子的压迫和损害。

特色:虽属叙事诗,但有强烈的感情色彩。 以对比手法刻划人物性格。

用了比喻手法。 《氓》诗经《氓》氓之蚩蚩,抱布贸丝。

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

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

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 于嗟鸠兮,无食桑葚。 于嗟女兮,无与士耽。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桑之落矣,其黄而陨。 自我徂尔,三岁食贫。

淇水汤汤,渐车帏裳。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

夙兴夜寐,靡有朝矣。 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 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

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译文那个人老实忠厚,拿布来换丝(有两说,皆可通。

一是将布释为布匹,则抱布贸丝意为拿着布来换我的丝;二是将布释为古钱币,则抱布贸丝意为拿着钱来买我的丝)。

并不是真的来换丝,到我这来是商量婚事的。 送你渡过淇水,直送到顿丘。 不是我故意拖延时间,而是你没有好媒人啊。 请你不要生气,把秋天订为婚期吧。

登上那倒塌的墙,遥望那来的人。

没看见那来的人,眼泪簌簌地掉下来。 终于看到了你,就又说又笑。 你用龟板、蓍草占卦,没有不吉利的预兆。 你用车来接我,我带上财物嫁给你。

桑树还没落叶的时候,它的叶子新鲜润泽。

唉,斑鸠啊,不要贪吃桑葚!唉,姑娘呀,不要沉溺于男子的爱情中。 男子沉溺在爱情里,还可以脱身。 姑娘沉溺在爱情里,就无法摆脱了。

桑树落叶的时候,它的叶子枯黄,纷纷掉落了。 自从我嫁到你家,多年来忍受贫苦的生活。 淇水波涛滚滚,水花打湿了车上的布幔。

女子没有什么差错,男子行为却前后不一致了。 男人的爱情没有定准,他的感情一变再变。

多年来做你的妻子,家里的苦活儿没有不干的。

早起晚睡,没有一天不是这样。

你的心愿满足后,就对我开始施暴。

兄弟不了解我的处境,都讥笑我。 静下来想想,只能自己伤心。

原想同你白头到老,但相伴到老的想法使我怨恨。

淇水再宽总有个岸,低湿的洼地再大也有个边(意思是什么事物都有一定的限制,反衬男子的变化无常)。 少年时一起愉快地玩耍,尽情地说笑。

誓言是真挚诚恳的,没想到你会变心。 你违背誓言,不念旧情,那就算了吧!注释本诗选自《诗经·国风·卫风》,是春秋时期卫国(今河南省淇县一带)的民歌。

氓(méng):民,指诗中女主人公的丈夫。

此处是追述婚前的情况。 蚩蚩(chī):通媸媸,笑嘻嘻的样子。

一说是忠厚的样子。

抱:拿着。

贸:买,交易,交换。

此句犹言持钱买丝。 匪:通非,不是。 即:就,靠近。

这句说,来就我商量婚事。

子:你,古代对男子的美称。

涉:渡水。

淇:卫国的河名,在今河南境内。

顿丘:卫国的邑名,在淇水边。

本为高堆的通称,后转为地名。

在淇水南。

淇水又曲折流经其西方。

愆(qiān)期:错过期限,指拖延婚期。

愆,本指过失,过错,这里指延误。 将(qiāng):愿、请。 无怒:不要生气。 无通毋,不要。 秋以为期:以秋为期。 期,指约定的婚期。

乘:登上。

彼:那。 垝(guǐ)垣(yuán):倒塌的矮墙。 垝,倒塌。

复关:为此男子所居之地。 一说,关,车厢。

复关,指返回的车子。 泣涕:涕,眼泪。

涟涟:眼泪不断。 载:又,则。

尔:你。

卜:用龟甲卜卦。

筮(shì):用蓍(shī)草占卦。 体:卦体、卦象。

咎(jiù)言:不吉利,不好的话。 犹言卜筮结果,幸无凶辞。 车:指娶亲的车。 贿:财物,指嫁妆。 迁:从女家搬迁往男家。

沃若:茂盛肥硕的样子。 这句以桑叶肥泽,喻女子正在年轻美貌之时。 一说,喻男子情意浓厚的时候。 于(xū)嗟:于通吁,即吁嗟,感叹词。

鸠:鸟名。

无食桑葚:《毛传》:鸠,鹘鸠也。 食桑葚过,则醉而伤其性。

此以鸠鸟不可贪食桑葚,喻女子不可为爱情所迷。 耽(dān):沉溺。

说:通脱,摆脱。 以上四句是说,男子沉迷于爱情可以解脱,女子迷恋与爱情则无法解脱。

黄:谓叶黄。

而:表并列。

陨(yǔn):堕,落下。

这句以桑叶黄落喻女子年老色衰。 一说,喻男子情意已衰。 徂(cú)尔:嫁往你家。 徂:往。 三岁:泛指多年,不是实数。 食贫:食物贫乏。 指生活贫困。

汤汤(shāng):水盛貌,水大的样子。 渐:溅湿,浸湿。 帷裳:女子车上的布幔。

爽:过失,差错。 贰其行:行为前后不一。

行,行为。

这句连上句说,女子并无过失,是男子自己的行为前后不一致。

罔(wǎng)极:反复无常,没有准则。

罔:无。 极:准则。 二三其德:言其行为再三反复,三心二意,德行不专。

二三:反复变化,作动词。

靡室劳:没有一样家务不干。 靡:无,不。 室,指家务。

夙(sù)兴夜寐:起早睡晚。 夙,早。

兴,起,指起身。

夜寐:睡得晚。

靡有朝(zhāo):不止一日,日日如此。

言:句首语词,无实义。 遂,犹久。

这两句说,我在你家既已久了,你就对我粗暴,虐待我了。

咥(xì)其:大笑的样子。 此处做讥笑的解释。

静言思之:静而思之。

言:语气助词。 躬自悼:独自悲伤。 躬:自身。 悼:悲伤。

及尔偕(xié)老:与你生活到老。

及:同偕:一同。

老:指上句及而偕老淇则有岸,隰(xí)则有泮:淇水有岸,隰地有边,而我的痛苦却无限。 这两句用淇有岸隰有边来反喻自己痛苦多。 隰:低湿地。

则:语气助词。 泮:通畔,边。

总角:古代男女少年时头发的样式,后代称少年。

宴:安乐,欢乐。 此女子当在未成年时的快乐生活。

晏晏:欢乐、柔和、可亲的样子。

信誓旦旦:诚恳的誓言很清楚。

信:诚恳。 誓:誓言。

旦旦:清楚明白。 不思其反:没有设想到他违反了誓言。 此为当时男子表示自己始终不渝之词。 反是不思:既然他违反了当初的誓言,我也别老想这事了。 是:代指信誓旦旦亦已焉哉:也就算了吧。

已:终止,罢了。

焉哉:都是语气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