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两国网络文学发展情况对比研究,比较文学论文

通过减少因定资产投入,从而降低固定成本开支。鸡舍要求保温性能好、便于通风干燥、便于清洁和消毒、有利于防疫和操作,育雏舍与育成舍隔20米以上。雉舍的设计特别是成雉舍的设计应充分利用自然条件(如自然光照等),宜采用开放式,而不宜采用封闭式。(1)育雏室:屋顶结构为双落水式,檐高2~2。5米,长25米,宽6米;内设5间,每间的南侧都留有走廊,靠清洁道最近的一间为饲养员操作间,这样一幢雉舍可育雏雉2000只以上。

   确定杂交模式 山羊杂交有二元杂交、三元杂交和级进杂交3种方式。如果规模养殖场或养殖大户饲养的是本地山羊,可以引进萨能山羊或波尔种公羊进行二元杂交,杂种公羊全部肥育,杂种母羊可肥育也可留作种用再与波尔山羊杂交。其中,萨本二元母羊与波尔公羊的杂交称为三元杂交,杂交后代全部肥育;波本二元母羊与波尔公羊的杂交称为级进二元杂交,波萨本三元杂交母羊再与波尔公羊杂交成为级进三元杂交。从杂交效果看,三元杂交优于二元杂交,级进三元杂交又优于三元杂交。

中美两国网络文学发展情况对比研究,比较文学论文

  美国网络文学发展虽然薄弱,却在风格和题材上与中国截然相反。 美国网络文学具有先锋文学的特点和开创精神。

美国网络文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布朗大学开发出的超文本编辑系统,因此其自诞生之初便具有超文本的特点。 在创作上追求打破传统模式,借用现代网络技术,颠覆传统阅读体验,以超文本,超媒体,交互小说为代表。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诞生并火爆网络的对话体小说以及在美国爆红的对话式小说网站Hooked。

这种小说将传统小说的阅读模式转变为类似短微信对话的形式。 这种小说是碎片化时代下的新产物,减去了小说中过多的场景和心理描写,阅读时间段节奏快同时又具有很强的代入感。

  文学题材上,美国网络文学有其独特的克苏鲁神话体系和蒸汽朋克风格。 克苏鲁传说是以美国作家霍华德·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世界为基础,由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整理完善、诸多作者共同创造的架空传说体系。 诞生于20世纪30年代至40年代,其后不断发展,现已成为美国网络文学题材的一个重要分支。 克苏鲁神话描写了一个被旧神支配的阴暗、扭曲、荒诞的世界,其中充满了不可名状的恐怖。

在现代西方的很多影视,动漫,游戏,文学都从中获得了灵感。 蒸汽朋克是一个合成词,由蒸汽Steam和朋克Punk两个词组成。

蒸汽代表了以蒸汽机作为动力的大型机械,朋克则是一种非主流的边缘文化,用街头对白语书写的文体,它的意义在于题材的风格独立,而非反社会性。

蒸汽朋克的作品往往依靠某种假设的新技术,如通过新能源、新机械、新材料、新交通工具等方式,展现一个平行于19世纪西方世界的架空世界观,努力营造它的虚构和怀旧等特点。    中国的网络文学在创作风格上普遍缺乏创新精神。 中国的网络文学更像是单纯地将在纸张上的创作放到了网络上,然后借助网络来传播,体现出向传统回归的特点。 中国网络文学在题材上包罗万象,是儒释道、二次元、修仙玄幻、西方魔幻、都市生活、历史架空、科幻灵异、穿越异界、军事体育等多个题材的杂糅。

不同于美国的先锋性和日本的轻小说,我们很难判断中国网络小说具有怎样的特色,属于新文学还是旧文学。 似乎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迅速发展引发社会各种思潮和文化的碰撞都交融到了网络文学之中,故而新旧参半不具特色,体态庞大百家争鸣。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网络文学中具有大量西方色彩,而美国网络文学中却很难看到东方元素。 以阅文集团旗下的起点中文阅读网2018年12月份的原创风云榜为例,排名前100中,明显地以外国文化元素为主导的小说共有17部,其中美国文化元素占主导地位的小说就有12部。

  笔者认为,这种现象体现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文化对中国文化的影响明显大于中国文化对美国文化的影响。

美国以薯片,芯片,大片这三片敲开了中国文化大门,在具有亿读者的中国网络文学市场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这种涵盖了游戏、文学、体育、影视等多类型地文化输出现象值得我们深思。

当前,中国海外最大华文文学网站应当是美国前外交官赖静平所创立的Wuxiaworld,这个网站立志将中国文学传播到世界。

网站于2014年创立,发展至今虽具有成效但效果有限,目前网站上只有18部华文小说。

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展现中国形象,是中国进入新时代后不得不面临的一个问题。 中国要想真正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梦想成为一个强国,必然要走出去,要掌握国际话语权。 这需要软实力与硬实力的相互结合,而向外传播中国网络文学便是提升软实力,讲好中国故事的一个很好的方式。    美国网络文学的小众化与交互性决定了它的作者多是以自发地追求兴趣为写作目的。

美国网络文学在文学题材、风格、方式和体验上都追求创新,注重对小说阅读方式的改变,并充分借助网络媒体的新技术。

美国网络文学从超文本,超媒体到近几年的对话式小说,均具有颠覆传统小说阅读方式的变革性,给读者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而中国网络文学的大众化和通俗性决定了它更追求商业价值,注重如何在大浪淘沙的市场中存活。 以一言蔽之,中国网络文学追求爽感。

爽感是网络文学的一种新兴美学概念。 读者通过阅读使那些现实无法实现的愿望在小说的虚构世界中得到象征性满足,之后产生强烈愉悦感以慰心灵,宣泄痛苦。 中国网络小说的篇幅多在100万至150万字之间,这么大篇幅的作品通常会连载一年左右。

期间,读者的订阅、即时评论和留言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文章情节的走向。 在一定程度上来说,每一部网络小说都不单单是作者一人的智慧,而是群体智慧的结晶。

这一种群体性的创造过程使得文章往往偏向于追求爽感,建立一个美好的抚慰心灵的虚构世界。

而描述现实苦难、痛苦、彷徨的悲剧式小说,在网络文学中屈指可数,不受读者待见。 大抵因为他们阅读的目的并不追求思想的深度和现实的严肃,而是希望得到占有感,爽快感和优越感的满足。    通过比较,我们不禁为中国网络文学的高速发展而欣喜。

同时,我们也要认识到当今中国网络文学存在着大而不精的问题。 数量多并不意味着精品多。 中国网络文学要想进一步发展,必须提高自身质量,少些荒诞、粗俗的构思,多一些对现实的思考;少一些同质化的文章,多一些创新性的探索;少一些对阅读爽感的追求,对一些直面困难的勇气。

   [1]黄鸣奋.比较文学视野中的网络文学研究[J].社会科学辑刊,2004,(05).  [2]周百义.我国网络文学发展现状探析[J].中国编辑,2018,(10).  [3]国庆祝.西方网络文学的起源、发展与基本类型[J].学术交流,2013,(01).  [4]曾子涵.论网络文学爽感特征生成机制[J].广西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8,(06).史海兰,唐渠.跨文化视域下中美网络文学之比较[J].现代商贸工业,2019,40(14):195-196.相关内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