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村庄叫马家屯(其一)

有个村庄叫马家屯(其一)

  其一  马家屯原名叫宋家屯。

一字之差,这学问可大了。 老马家是在旗的,老宋家是在民的。   在旗的祖先,来自于白山黑水,在这个村庄有姓马的、姓刘的、姓何的。 在民的有姓宋的、姓孙的、姓苏的、姓韩的、姓史的、姓王的。

有姓高的一户,是解放后1953年到这来的。

  老宋家的祖先是最早到这个村子的。 大约在18世纪来到这儿,是挑着担儿来到这儿的。 一路奔波到这儿,不知道吃了人间多少苦啊。 后来住了一段时间,实在是太想家了,想爹妈想得要命,就又原路回到山东老家去了一趟。 可再回来,旗人到这儿来了,也比较强势,就给这个村子起了名字叫马家屯,一直叫到今天。

  我是1970年代出生的人。 对于这个村庄的久远的故事,都是听来的。

  说有个老马先生算盘打得嘎嘎响。   说强盗(当地人叫胡子)强行牵走了老宋家藏在根头垛里的牲口,姓宋的祖先一路小跑,跑到宫窑,只喊:“老张的先别走。

咱们低头不见,抬头见,请把我们家的牲口还给我们吧。 ”那个姓张的强盗举起枪朝天开了一枪。

姓宋的祖先再也不敢追赶了。

这朝天开的一枪,是警示枪。 如果对方还想要牲口,只有死路一条了。 姓宋的祖先把他们家族的耻辱告诉给后人,一辈接一辈。

我的外公姓宋,他把故事告诉给了我。 抢牲口的强盗的后人就生活在我们的村庄,低头不见抬头见,也许是前世做了孽,后代遭了殃,家族人丁不兴旺,长也没有长相。

晚辈的不孝顺长辈的,出了名的。

  说老宋家有读书的人,都到国外日本去读洋书了。   说老宋家族分家的事。 分家的那天,我外公的父亲还在场院上扒苞米。

同村的人告诉他。

他说:“分什么,我就要什么。 ”那老宋家的分了两次家,第一次不算,第二次又分了。

当强势的本家人,想反悔再分的时候,主持分家的本村人火了。

“你这么干,我们不主持了。 ”这样老宋家族分家的事才告结束。

  外公还讲了。

自家的长辈被自己家的老者打了,当妈的都不敢过去管。 那个老者是拿着鞭子去打一个小孩子的。

外公讲得动容了。 “太欺负人了。 拿别人家孩子不当回事。

太窝囊了。 ”  外公还在家中炕上对大家讲过。

他当年离开村庄去读书。

他的父亲对他说,好好读书将来当个县官。

听他讲过去的故事,家族的年轻人都露出了喜悦艳羡的目光。

虽然外公廉颇老矣,已在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