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卷·城堡上的一幅画(11)

第3卷·城堡上的一幅画(11)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这是秋天,我们站在城堡上,望着海上的许多船只和松得海峡①对岸在晚霞中隆起的瑞典的海岸线。 在我们后面,城堡陡峭地向下倾斜。

这儿有许多参天的古树,它们枯黄的叶子正在从枝子上萧萧往下落。 再下面就是木栅栏围着的凄凉的房子哨兵在这儿巡逻这些房子的内部是既狭窄而又-阴-惨。

不过最-阴-惨的是铁栏杆后面的那个黑洞,因为在这儿坐着许多囚徒罪行最重的犯人。

落日的一丝光线射进一个囚犯的小室里来。 太陽是不分善恶,什么东西都照的!那个-阴-沉的、凶恶的囚犯对这丝寒冷的光线不耐烦地看了一眼。 一只小鸟向铁窗飞来。 鸟儿向恶人歌唱,也向好人歌唱!它唱出简单的调子:滴丽!滴丽!不过它在铁窗上停下来,拍着翅膀,啄下一根羽毛,让自己膨胀起来,使脖子上和胸前的羽毛都直立起来。 这个戴着脚镣的坏人望着它,于是他凶恶的脸上露出一种温柔的表情。 一个思想一个他自己还不能正确地加以分析的思想在他的心里浮起来了。

这思想跟从铁窗里射进来的太陽光有关,跟外面盛开的那几棵春天的紫罗兰的香气有关。 这时猎人吹起一阵轻快而圆润的号角声。 那只小鸟从这囚徒的铁窗飞走了;太陽光也消逝了;小室里又是一片漆黑;这坏人的心里也是一片漆黑。

但是太陽光曾经射进他的心里,小鸟的歌声也曾经透进去。 美丽的猎狩号角声呵,继续吹吧!黄昏是温柔的,海水是平静的,一点风也没有。

(1847)这是一首散文诗,最初和《瓦尔都窗前一瞥》,以《哥本哈根的两幅画》的总标题一起发表在《加埃亚》杂志上。

现在的标题是作者后来加上的。 陽光、花香和鸟语也可以使一个凶恶的坏人脸上露出一点温柔的表情。 一个思想一个他自己还不能正确地加以分析的思想在他的心里浮起来了可能这就是改恶从善的开端。 这种思想是安徒生人道主义精神的一个组成部分。

《瓦尔都窗前一瞥》和《城垒上的一幅画》一样,也是一首散文诗。

它的内容不须加任何注脚:这就是当这位老小姐望着城堡的时候,在她眼前所展开的一出人生的戏剧也就是她自己一生的戏剧。 (aisitair扫描漪然校对)(第1/1页)(本章完,请阅读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