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弃疾的词及辛弃疾简介

辛弃疾的词及辛弃疾简介

(1140-1207)南人。

原字坦夫,改字幼安,别号稼轩,历城(今山东济南)人。

出生时,中原已为金兵所占。 21岁参加抗金义军,不久归南宋。

历任湖北、江西、湖南、福建、浙东安抚使等职。

一生力主抗金。 曾上《美芹十论》与《九议》,条陈战守之策,显示其卓越军事才能与爱国热忱。

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 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 作品集有《稼轩长短句》,今人辑有《辛稼轩文钞存》。

辛弃疾存词600多首。

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和战斗精神是辛词的基本思想内容。

他是中国上伟大的豪放派词人、爱国者、军事家和政治家。

关于更名一事,辛弃疾在抗击金人的战斗过程中,将原字坦夫改为幼安,旨在效仿西汉大将霍去病(前140年-前117年),也能奋勇杀敌,带领将士打败异族侵略。

辛弃疾在文学上与齐名,号称苏辛,与并称济南二安.济南由此也成为当时全国的文学中心。 有人这样赞美过他:稼轩者,人中之杰,词中之龙。 刘辰翁《辛稼轩词序》说:自辛稼轩前,用一语如此者,必且掩口。 及稼轩,横竖烂熳,乃如禅宗棒喝,头头皆是;又如悲笳万鼓,平生不平事并巵酒,但觉宾主酣畅,谈不暇顾。 词至此亦足矣。 代表作品青玉案·元夕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清平乐·村居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

醉里吴音相媚好,白发谁家翁媪?大儿锄豆溪东,中儿正织鸡笼;最喜小儿无赖,溪头卧剥莲蓬。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

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 人道寄奴曾住。

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 可堪回首,佛(bì)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 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 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南乡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怀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 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 不尽长江滚滚流。

年少万兜鍪,坐断东南战未休。 天下英雄谁敌手?曹刘。

生子当如孙仲谋。

破阵子·为陈同甫赋壮词以寄之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可怜白发生!水龙吟·登建康赏心亭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 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

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

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 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摸鱼儿·更能消几番风雨淳熙己亥,自湖北漕移湖南,同官王正之置酒小山亭,为赋。

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

惜春长怕(一说恨)花开早,何况落红无数。 春且住。 见说道、天涯芳草无(一说迷)归路。 怨春不语。 算只有殷勤,画檐蛛网,尽日惹飞絮。 长门事,准拟佳期又误。

蛾眉曾有人妒。 千金纵买相如赋,脉脉此情谁诉?君莫舞,君不见、玉环飞燕皆尘土!闲愁最苦。 休去倚危栏,斜阳正在、烟柳断肠处。

浣溪沙·偕叔高子似宿山寺戏作花向今朝粉面匀。

柳因何事翠眉颦。 东风吹雨细於尘。 自笑好山如好色,只今怀树更怀人。

闲愁闲恨一番新。 菩萨蛮·赏心亭为叶丞相赋金陵赏心亭为叶丞相赋青山欲共高人语,联翩万马来无数。

烟雨却低回,望来终不来。

人言头上发,总向愁中白。 拍手笑山鸥,一身都是愁。

清平乐·独宿博山王氏庵绕床饥鼠,蝙蝠翻灯舞。

屋上松风吹急雨,破纸窗间自语。

平生塞北江南,归来华②发苍颜。

布被秋宵梦觉,眼前万里江山清平乐·检校山园书所见连云松竹,万事从今足。 拄杖东家分社肉,白酒床头初熟。

西风梨枣山园,儿童偷把长竿。

莫遣旁人惊去,老夫静处闲看。

阮郎归·耒阳道中为张处父推官赋山前灯火欲黄昏,山头来去云。 鹧鸪声里数家村,潇湘逢故人。 挥羽扇,整纶巾,少年鞍马尘。

如今憔悴赋招魂,儒冠多误身。 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

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 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西江月·示儿曹以家事付之鹧鸪天·戏题村舍万事云烟忽过,百年蒲柳先衰。 而今何事最相宜?宜醉宜游宜睡。 早趁催科了纳,更量出入收支。

乃翁依旧管些儿,管竹管山管水。 鹧鸪天·鹅湖归病起作枕簟溪堂冷欲秋,断云依水晚来收。 红莲相倚浑如醉,白鸟无言定自愁。 书咄咄,且休休。 一丘一壑也风流。 不知筋力衰多少,但觉新来懒上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