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海军当初为什么会失败?

	北洋海军当初为什么会失败?

但在通读陈悦先生著作《沉没的甲午》之后,小编却得出这样的结论:北洋海军败得合情合理,败得无话可说,败得令人至今回味无穷!决策层的短视,导致提前输掉军备竞赛。

在甲午之战十几年前,清日两国为争夺东北亚制海权,早就开始了一场激烈的海军军备竞赛。

国力弱小的日本拿出倾家荡产的劲头孤注一掷,跟地大物博的大清争相购买先进军舰,就是要在舰队规模总吨位、火力机动力等方面压过对方。

日本购买“浪速”级巡洋舰,清政府就立刻斥巨资购买“浪速”级的改良版“致远”舰;当中国购买了“定远”、“镇远”两艘铁甲战列舰后,气急败坏的日本通过全国募捐形式购置能够相抗衡的三艘“松岛”级战列舰。

然而,在1888年北洋海军正式成军之后,清政府的当权者死活不肯再添一舰!为什么?统治者认为不停买军舰买军火就是个填银子的无底洞,既然有了一支先进舰队,就没必要再折腾,先搁在那儿也无妨。 于是,在讲求技术迭代装备更新的趋势下,北洋海军建设完全停滞。

而这几年正是国际海军发展的重大变革期,新式军舰更讲求航速机动力和火炮射速。

日本正是在这时购置了当时速度最快、速射炮配置最多的“吉野”号巡洋舰!细节见成败,滞后凌乱的工作机制严重限制战斗力。

甲午一开战,明治天皇就在广岛成立战争大本营,就近指挥陆军和日本联合舰队协同行动。 而北洋海军的指挥系统之上,从下到上依次存在着北洋大臣李鸿章、海军营务处、海军衙门、军机大臣直到皇上重重叠床架屋的权力机构。

提督丁汝昌的任何一个请示要通过电报在这些机构之间循环周游,完全丧失了根据战局便宜行事的可能性。 何况,军机大臣翁同龢还极为仇视李鸿章,处处在指令中让北洋海军举止失措、晕头转向。 正如一个人,小脑发育都不健全,又怎么可能去做一名杂技演员呢?即使抛却局外的烦恼,单就提督丁汝昌个人而言,他也无法跟联合舰队司令官伊东佑亨相比,因为他实际上是一个大管家,而不是运筹帷幄的指挥官!囿于淮军渊源和朝廷旧制,丁汝昌既要管理日常行政,又要督办军火购置,还要规划舰队训练,甚至连军舰所烧的燃煤都要由他亲自和开平矿务局协商。

按照现代军事制度,他是参谋长、后勤主任、政治部主任、装备部主任,唯独不是个司令官!这样一个大忙人,如何能尽心尽力地指挥舰队呢?再提两个窝心的细节。

先说燃料。

当时军舰燃料需要杂质少燃烧充分的优质煤。

但丁汝昌反复协调得到的,却是劣质煤。 因为分属地方系统的矿务局主管,根本不买账,私自将优质煤卖给了出价更高的买主!使用劣质煤直接导致黄海大战中,因烟雾过大,日军提前两个小时发现北洋海军!再说说炮弹。 因为没钱,北洋海军储备的炮弹还都是当年购舰时随船奉送的炮弹!而且,即使有这些炮弹,当中也是开花弹少,实心弹多。

而即使是开花弹,相较于日军的烈性炸药开花弹,清军的开花弹是十几年前老式的火药开花弹,就算击中了对方,杀伤力也严重不足。 滞后的指挥系统、凌乱的工作机制、落后的装备细节,决定了两国海军的高下。 北洋海军虽然装备落后,但却有一样是日军无法比拟的,那就是一支高素质的水兵队伍。

和以往我们认为清军腐朽没落的说法不同,《沉没的甲午》一书罗列了大量当时国际相关的资料档案。

其中来自英国海军将领的看法是:“北洋海军整体训练水平高,所有内部文件规章和口令指挥都是中英双语,军官士兵业务规范完整。

军舰出港迅速,阵型保持良好,所有武器保养、活动观察和操作流程都首屈一指。 ”因为服役年限长,北洋海军官兵每年要完成大量的海岸巡航,积累了丰富的航海作战经验。 官兵的忠勇果敢也同样值得大书特书。 不仅如邓世昌“致远”舰官兵为撞沉“吉野”而大部牺牲,舰队所属三百名陆战队员也均在刘公岛南帮炮台保卫战中全部殉国!这些英雄的壮举连对手日本人也在自己的战史中做出钦佩的感叹!这样一些令行禁止、素养出众的海军官兵,配上了凌乱失据的二流指挥,再配上低效破败的保障机制,就完全陷入军舰破损无处修、弹药耗尽无处补、处处被动挨打的绝境!最终,北洋海军理所当然地成为日军的手下败将。 在拿着放大镜遍寻北洋海军内部种种弊端后,身为现代职场中人,我们也一样会为自己单位的兴衰荣辱进行一番剖析。 如果单位工作效率低下,那就需要从工作机制工作流程上找原因。

你无视效率,因人设岗,搞出那么多不必要不需要的环节职位,再让这些职位上坐满自己的姻亲故旧,无论干什么事都要研究报批扯皮内耗个没完,那么恭喜你,你成功复制了北洋舰队模式!在这种体制下,任何想干事的中层干部都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要么心灰意冷熬时间,要么琢磨分行李散伙儿。 西方管理学界有这么一句名言:公司董事长往往是知道公司垮台的最后一个人。

为什么?随着人员膨胀业务扩大,必定有叠床架屋的层级管理体系、臃肿低效的组织流程伴随而来。

如果身为领导层在这个发达的互联网时代还不能意识到简化程序、淘汰冗员的重要性,面对竞争根本无胜算可言。

员工素质高低恰恰取决于领导层和管理机制。

当机构组织陷入困境,领导层没有勇气正视自己的失误,却忙着让员工洗心革面找差距,这本身就是笑话!管理者只顾大谈别家的职工好自己的职工不行,那就是选择性失明。

你长期漠视员工个人发展需求,长期不关心技术设备硬件和业务培训软件的改善提升,你就妄想让员工们“激发天良”爱岗敬业?怎么可能?!就像北洋海军,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忍辱含垢地当俘虏,同理,也没有哪个职工愿意没皮没脸地看着单位没落自己成为失业者。 但是,早就该淘汰的办公设备服役二十年还在“老当益壮”,早就该提拔重用的年轻干部都在打算退休躲避,早就该清退的“惹事精”“怕事鬼”们还逍遥在管理岗位上,这就意味着失败,这就是打在领导层脸上响亮的耳光!斯人已逝。

但不管你是否承认,你我这些现代人毕竟是那些历史的继承者。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只有明白了北洋海军失败的细节,才能看清我们现在的处境。 陈悦《沉没的甲午》读书笔记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