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时北京大学的奇才怪才教授黄侃,竟然在课堂上悠然地抽烟喝茶。

民国时北京大学的奇才怪才教授黄侃,竟然在课堂上悠然地抽烟喝茶。

黄侃,字季刚,又字季子,晚年自号量守居士,湖北省蕲春县人,生于成都。

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辛亥革命先驱、著名语言文字学家。

1905年留学日本,在东京师事章太炎,受小学(指研究文字、训诂、音韵的学问。

古时小学先教六书,所以有这个名称。

)、经学,为章氏门下大弟子。

曾在北京大学、中央大学、金陵大学、山西大学等任教授。

后人称他与章太炎、刘师培为“国学大师”,称他与章太炎为“乾嘉以来小学的集大成者”“传统语言文字学的承前启后人”。 黄侃在经学、文学、哲学各个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尤其在传统“小学”的音韵、文字、训诂方面更有卓越成就,学术深得其师三昧,后人有“章黄之学”的美誉;其禀性一如其师,嬉笑怒骂,恃才傲物,任性而为,故时人有“章疯子”、“黄疯子”之说。 民国时期黄侃在北京大学任教时,黄侃每次到课堂上,先抽烟、喝茶,吞云吐雾,茶香四溢,烟为自备,茶由学校为其准备。

其实学校为老师在课堂上备茶者,只限黄侃一人;而老师在课堂上抽烟的,也只有黄侃一人,足见其在学校的特殊地位。

黄侃在金陵大学任教时,上课也抽烟。 金陵大学是教会学校,素来禁烟,外国教授没有一人抽烟,学生要抽,也只能躲在宿舍里偷偷摸摸地抽几口,匆匆熄灭。 黄侃却堂而皇之地在教室里抽烟,一脸傲气,悠然自得,根本不把学校的规定放在眼里。

一次,黄侃在课堂上吸烟忘了带火柴,便让学生武酉山去学校事务处讨火。

事务处主任问武要火柴何用,武说是黄先生要抽烟,主任面有愠色地让武告诉黄没有!武酉山怕黄侃发火骂人,只得去别处给他找了盒火柴。

看来黄侃吸烟,校方奈何不得,何故?黄侃的学问无人能及。

大学问家陆宗达曾拜黄侃为师,拜见了先生,黄侃一个字也没给陆讲,只给他一本没有标点的《说文解字》并说道:“点上标点,点完见我。

”陆宗达依言而行。

数日后,陆宗达奉上标点完的《说文解字》,黄侃翻了翻那本已经让陆宗达读得卷了边的书说:“再买一本,重新点上。

”然后随手将此书扔到了乱书堆上。

待到下一次去见黄侃,陆宗达送上第二本已经被他圈点的不成样子的《说文解字》时,黄侃看了看,一本新书,竟磨损成了这个样子,点头说道:“再去买一本。

”三个月后,陆宗达又一次将一本翻得破烂的《说文解字》送给黄侃说:“老师,是不是还要再点一本,我已经准备好了。 ”黄侃说:“已经标点了三次,《说文解字》你已经烂熟在心,这文字之学你已得了大半,不用再点了。

以后你做学问也用不着总翻这书了。 ”这次,黄侃才滔滔不绝地为陆宗达讲起了学问的事。

许多年后,已经成为现代训诂学泰斗的陆宗达回忆自己的学习历程时说,就是当年翻烂了三本《说文解字》,从此做起学问来,轻松得如庖丁解牛。

黄侃弥留之时,已说不出话来,手却指向架上一本书。

学生们急忙将书拿到他跟前,他吃力地翻到一页,手一点,突然头一歪,逝去了。

学生们为老师办完丧事后,突然想起那书,便找来翻开一看,顿时觉得,眼前一亮,感叹不已,原来前几日学生们争论一个问题时,老师在一旁默默地没有作答。

而老师最后手指之处,正是答案所在。